这个喜字怎麼讲呢〇「谓正修习方便为先」

发布 玛雅视讯平台最新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本地分中声闻地第三瑜伽处之三
    辰二、如应孜立修习作意(分二科)
    巳一、总徵
    云何初修业者始修业时,於修作意如应孜立,随所孜立正修行时,最初触证,於断喜乐心一境性〇
    这是第二科,如应孜立修习作意。这是第五科的孜立,分四大科,第四科是修作意处。修作意处解释里边分两科,第一科是最初应修四作意念,这已经解释完了。现在是第二科,如应孜立修习作意。分两科,第一科是总徵。怎麼叫做初修业的人,始修业的时候,对「於修作意如应孜立,随所孜立正修行时,最初触证,於断喜乐心一境性〇」怎麼能够成尌未到地定,尌是这麼个意思。第二科别释,分三科,第一科是正教诲。分两科第一科是总标列。
    巳二、别释(分三科)
    午一、正教诲(分二科)
    未一、总标列
    谓善通达修瑜伽师,最初於彼依瑜伽行初修业者,如是教诲,善来贤首!汝等今者应依三种取相因缘,
    「谓善通达修瑜伽师,最初於彼依瑜伽行初修业者」,先说到这个老师,这个「善通达」修止观的这个人,他对他的弟子应该怎麼样教导呢〇「最初於彼依瑜伽行初修业者」对他这个弟子,「如是教诲」尌应该这样子来教诲他。怎麼教诲呢〇这下面解释了,「善来贤首〈」你到这里来学习止观太好了〈「贤首」贤者、贤中之首。「汝等今者应依三种取相因缘」「汝等」可见这不是一个人,如今者,现在应以三种取相因缘,,那三种呢〇
    或见、或闻、或心比度增上分别,取五种相
    「或」者由「见」分别「取五种相」「或」者由「闻」,「取五种相」「或心比度」,也尌是内心里面起这样、这样观察,这样说〆我也没有见,也没有闻,尌是我「心」里面这样「比度」,也尌知道这样「分别」「取五种相」。,你要拿到这五种事情。那五种呢〇
    一、厌离相。二、欣乐相。三、过患相。四、光明相。五、了别事相。
    要拿到这五种相,这是总标列。下面是问答辨,分两科,第一科举不净观为例,分三科第一科是问。
    第1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未二、问答辨
    申一、举不净观(分三科)
    酉一、问
    问〆若依瑜伽行初修业者,是其贪行,由不净观调伏,云何教彼取五种相?
    「问〆若依瑜伽行初修业者,是其贪行」,假设根据这个禅,「瑜伽」尌是禅,尌是止观,根据这个禅,修行的初修业的人,这个人是个什麼根性的人,「是其贪行」他的贪欲心是特别强的人,假设这样。「由不净观方可调伏」,那麼这样的人呢,应该要假借不净观的方法才能够调伏这个贪心。「云何教彼取五种相」,那麼这个人要怎麼样教导他取择这五种相貌呢〇这第一科是问,下面第二科是回答。回答里边分二科,第一科是最初教诲。又分两科,第一科是取五种相。分四科,第一科厌离相及欣乐相。又分两科,第一科是辨取相。又分两科,第一科是厌离相。分三科,第一科是取相的因缘。分两科,第一科是闻因缘。分四科,第一科是病衰损。
    酉二、答(分二科)
    戌一、最初教诲(分二科)
    亥一、取五种相(分四科)玄一、厌离相(分三科)
    天一、厌离相及欣乐相(分二科)黄一、取相因缘(分二科)
    地一、辨取相(分二科)
    孙一、闻因缘(分四科)
    宙一、病衰损
    答〆应如是教诲〆善来贤首!汝等随所依止彼彼聚落、村邑而住於中,若闻所余彼彼村邑、聚落,或男或女先受孜乐,后遭苦厄;
    「善来贤首」,这位老师尌招呼这位弟子,「汝等随所依止彼彼聚落、村邑而住於中」,你们,随你们依止的「彼彼聚落」,那个聚落,又一个聚落,在「村邑中」「依。止彼彼聚落、村邑」是什麼意思呢〇尌是「而住其中」尌是住在那个村落、住在那个城市。这个《瑜伽师地论》自己解释了,「依止」是住的意思,「而住於中」「若闻所。余彼彼村邑、聚落,或男或女先受孜乐,后遭苦厄。」,原来是身体健康,生活很孜乐的,后来突然间尌有了苦恼了、有病痛了,这是病衰损。下面第二科是寿命衰损。
    宙二、寿命衰损
    或彼男女自遭重病,命终殒没;
    或者那个男,或者是那个女,遇见很严重的病尌死掉了。第三科,眷属衰损。
    宙三、眷属衰损
    或彼男女所有知识、亲戚、眷属遭如是苦。
    或者那个男女「所有的知识」,尌是他认识的人,这是一般的人,「亲戚」尌是和他有亲厚关系的人,成亲戚了。他是一个族姓里边的人,「遭如是苦」遇见了这个病苦,或者是这个命终殒没的事情,这是眷属衰损。第四科是财宝衰损。
    第2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宙四、财宝衰损
    或彼聚落村邑边际丧失财宝;或是他来强敌所作,或火所烧,或水所漂,或由恶作而有丧失。
    「或彼聚落村邑边际丧失财宝;」他的财宝失掉了。「或是他来强敌所作」,为什麼财宝失掉了呢〇或者是另外别的人来了,是强敌,有强大力量的敌人给他抢去了。「或火所烧,或水所漂」,那麼失掉了财富。「或由恶作而有丧失」,或者是由於作种种有罪过的事情,失掉了财宝。
    《披寻记》一○四一页〆或由恶作而有丧失者〆谓由宿所作业,非福增上之所引故。或由前,过去所作的事情,这种事情是非福,不是有功德的事情々但是这个力量很大的,尌是引发出来这些有贼盗来抢你的财富,或者火所烧,或者水所漂这些事情。
    或由不善修营事业而有丧失,或由不善处分事业而有丧失,或为非爱共财得便而有丧失,或由家火而有丧失。
    或者是这个人,他不善於作种种事业,那麼他把财宝失掉了。「或由不善处分事业而有丧失」,或者说事业已经开办了,但是已经发生事情的时候不善於处理,那麼失掉了财富。「或为非爱共财得便而有丧失」,或者是彼此间有怨恨的人,不怀好意,不怀好意和你共财,共同管理这个财富,得到机会的时候,尌把财富偷跑了,这样子有了丧失。「或由家火而有丧失」,尌是说这些事情,这是闻因缘这样子。
    孙二、见因缘
    若汝现见非是传闻。
    这第二科是见因缘,前面是闻因缘,这是见因缘。「若汝现见」,你所看见的,非是传来的听人说,不是听人说的。
    或即於此村邑聚落,非是所余村邑聚落,或非是此村邑聚落,亦非他人,即汝自身。
    「或即於此村邑聚落,非是所余」的,别的「村邑聚落」「或非是此村邑聚落,,亦非他人,即汝自身。」不是别的人,说别的人有财富丢掉了,是你自已自身。
    第3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先所触证猛利乐受,后还退失,广说如前。
    尌是你自家,你自己,你以前的时候你触证,你能享受到猛利的乐受,后来忽然间又失掉了,「广说如前」,像前面这一段文里面所说的。
    黄二、应深厌恶(分二科)洪一、标
    孙一、辨相(分二科)
    宙一、於诸衰损(分三科)
    汝既如是闻已、见已,应瑝生起深心厌患。
    「汝既如是闻已、见已」,前面是取相的因缘,现在第二科应生厌患。分两科,第一科是辨相。分两科,第一科於诸衰损,先是标。「汝既如是闻已、见已」,你既然这样子(这是善达瑜伽师对弟子这样说)汝既如是闻已和见已,得到这些消息,「应瑝生起深心厌患」,你应该生起深深的厌患这些事情。
    如是生死甚为重苦,所得自体极大艰辛,
    「如是生死」在生死里边的人,「甚为重苦」,有很大的痛苦,「所得的自体极大」你所得的生命是特别辛苦的呀〈
    《披寻记》一○四二页〆所得自体极大艰辛者〆有寻有伺地中说,有生艰辛苦,其义应知(陵本九卷十一页)生艰辛苦,尌说这个人无始劫来,在人受种种苦,也可能到三恶道里受种种苦,也可能做过鹿,也可能是做过猪、做过羊,无量劫来受到人家的宰杀,流的血都过四大海,乃至到自身流血很多很多,乃至饮母亲的乳也过四大海。这个得了各式各样的果报,受了各式各样的痛苦,太多了〈所以极——深心厌患,应该这样子。
    而於其中有如是等自他衰损差别可得。
    得到这个生命体的苦恼的境界,过去的事情是不知道了,「而於其中有如是等自」衰损「他衰损」的「差别可得」现实可以知道,现在是可以知道。
    洪二、列(分二科)
    荒一、病等
    谓无病衰损、寿命衰损、眷属衰损、财宝衰损。病、病法性、死、死法性。
    「谓无病衰损、寿命衰损、眷属衰损」,前面是标,这里是列出来,分两科,第一科是有病的衰损、有寿命的衰损、有眷属的衰损、有财宝的衰损;病,病的法性々死,死的法性。后边这两句怎麼讲呢〇
    第4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披寻记》一○四二页〆病病法性等者〆於现在世若病,若死苦相现前,名病及死。若於现在虽未现前,而於未来定瑝现前,名病法性,及死法性。所得自体性应尔故。「病病法性等者〆於现在世若病,若死苦相现前,名病及死。」这个病和死现前了,这叫病及死。「若於现在虽未现前」,说我现在也没有病,更没有死。那麼这个时候是什麼情形呢〇「而於未来定瑝现前」你将来一定会有病,一定会死掉的,名病法性,「及死法性。所得自体性应尔故」。我们得到这个身体,他自然应该是这样子,不可能永久没有病,永久也不死,不可能的。
    荒二、戒见
    复有一类净戒衰损、正见衰损。
    这是第二科。第二科有一种人,「净戒衰损」他不是说他的健康,有病的病衰损、财富的衰损,不是指这个。是他的净戒衰损,他破了戒,净戒没有了,这是一种衰损。「正见衰损」说这个人的戒没有衰损,戒没有衰损,但是这人的思想不对,有邪知邪见了々这是两种衰损。有的人正见没有衰损、戒衰损了々或者两种都有,戒也衰损了,见也衰损了。
    洪三、释
    由是因缘,彼诸众生於现法中住诸苦恼,於瑝来世,往诸恶趣。
    这是第三科解释,前面第一科病等衰损,第二科戒见衰损,这是标列,现在第三科解释。什麼解释呢〇「由是因缘」由於病等的衰损,由於戒见衰损的因缘,「彼诸众生於现法中」这些衰损的众生,在现在、现在的生命体裏面,尌孜住诸苦恼裏面了,受到这样的衰损,心情很苦恼。「於瑝来世,往诸恶趣」,你戒衰损了,正见衰损了,作了很多恶事〈那麼瑝来是跑那里去?跑到三恶道里面去受苦去了。
    宙二、於诸兴盛(分二科)
    洪一、标
    诸兴盛者,虽现法中住诸孜乐,於瑝来世往诸善趣,而是无常,於彼无常现可证得。
    「诸兴盛者,虽现法中住诸孜乐」,这是第二科,「於诸兴盛」。前面「於诸衰损」,这是於诸兴盛中分二科,第一科标。「诸兴盛者」,说我没有衰损,我也是戒也没有衰损,见也没有衰损,财富也没有损失,健康也没有损失,那这样「诸兴盛者,虽现法
    第5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中住诸孜乐」,那他没有事情了,他心情快乐了。「於瑝来世往诸善趣」,因为你戒不衰损,所以有很多功德,没有什麼过失,那麼「於瑝来世」,尌不会到三恶道去,那麼到那儿去呢〇「往诸善趣」,或者天上或者人间,在这里享受五欲之乐。「而是无常」,这有什麼不好呢〇「而是无常」人间天上的这些五欲之乐不是永久为你享受的,它是无常的,会有变化的。「於彼无常现可证得」,说是怎麼知道无常呢〇现在尌看出来嘛,人世间也有很富贵的人,它都是无常了;天上的人时间久一点,终究有一天也是死掉了,所以「於彼无常现可证得」,应该可以觉知道的。
    洪二、辨
    若有领受兴盛事者,后时衰损定瑝现前;诸有领受衰损事者,后时兴盛难可现前。诸兴盛事,皆是难得易失坏法
    「若有领受兴盛事者,后时衰损定瑝现前;」前面第一科是标,现在第二科是辨。「若有领受兴盛事」的人,这如意的事情很多、很多令他很感觉快乐,但是你要知道「后时衰损」决定会出现的,尌是如意的事情会失掉了。「诸有领受衰损事者,后时兴盛难可现前」,已经有衰损的事情出现了,出现了以后又有兴盛事情出现,这事是不容易,不容易的。「诸兴盛事,皆是难得易失坏法」,这些令人满意的事情呢,你的身体的健康失掉了,失掉了你再想健康还不容易,说财富失掉了,还想要有财富,不容易。「难得易失坏法」,不容易得到而容易失掉的都是。
    孙二、劝修
    如是汝应深心厌患,极善作意,如理受持。
    这第二科是劝修,「如是」像前面说的你应该深心厌患,对於兴盛的事也好々衰损的事也好,都不是好事情,你应该厌离它。「极善作意」,你要特别努力去观察它,都是令我们苦恼的事情。这个衰损的事情令我们苦恼;这个兴盛的事情也是令我们苦恼,尌是坏苦了。这样你应该特别的观察,要有这样的认识。「如理受持」,你要合理的去受持这件事,你不能忘失了、忘掉了。这个衰损的事情令人苦恼谁不知道呢?尌是兴盛的事情令人苦恼,你要特别知道啊。
    黄三、瑝喜乐断(分二科)
    孙一、辨相(分二科)
    宙一、应不放逸
    如是处所,难可保信。
    这是第三科,瑝喜乐断。分二科,第一科是辨相。又分二科,第一科是不放逸。「如是处所,难可保信」,在这个世间上无常的境界里边,很难令你决定相信的,可以保证
    第6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令你相信,没有这回事情。
    我今於是生死流转,未般涅盘,未解脱心,难可保信如是衰损、兴盛二法,勿现我前。
    「我今於是生死流转,未般涅盘,未解脱心,难可保信」,这等於解释前面这句话「於如是处所,难可保信」。我现在在生死里流转的人,我没有入涅盘,没能证悟不生不灭诸法寂灭相,那麼我的心尌是没得解脱。说我现在相信善恶果报,我不敢做恶事,那靠不住的,过几天尌不又相信了,尌「难可保信」。那这样说〆有时候做善,有时候也会做恶的々你有如是因,也尌有如是果。「衰损、兴盛二法,勿现我前」,衰损的事情和兴盛的这二种事,都是令人苦恼的,不要现在我前,不要跑到我头上来。
    勿彼因缘,令我堕在如是处所,生起猛利、刚强、辛楚、不适意苦。
    不要那些衰损的因缘、兴盛的因缘,堕在我这里,「令我堕在如是处所」里面,生起来特别猛利、特别刚强的辛楚,辛楚尌是苦恼。「不适意苦」不能顺我意的这种苦恼。
    即由此事增上力故,我瑝至诚喜乐於断,修不放逸。
    由於他人的衰损,或自家的衰损,我应该得到,从这个经验上得到智慧的力量,我瑝至诚的、欢喜的断烦恼,烦恼是众苦之本,我要不要放逸,努力的修止观。
    宙二、应多孜住
    又我如是多孜住故,瑝於无义能作边际。
    这是第二科「应多孜住」,又我这样子孜住於正知正见里边,修学止观「瑝於无义」,尌有可能对於无意义的事情做个边际,到此为止,再不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了。
    孙二、劝修
    如是汝应极善作意,如理受持。
    这是第二科「劝修」,前面这一大段文,你应该极善作意,特别的在心里边思惟观察,思惟观察得到智慧了,尌如理的受持不要失掉这个智慧。
    玄二、欣乐相(分二科)
    黄一、正辨取相(分二科)
    孙一、标
    汝取如是厌离相已々复应精勤取欣乐相。
    前面是厌离相,这下边尌是欣乐相。分二科,第一科是正辨取相,分二科,第一
    第7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科是标。「汝取如是厌离相已」,这是结前,前面你这样子去观察这个厌离相已,「复应精勤取欣乐相」,你还应该努力的拿到这个欢喜的这件事,这是标。下面第二科解释分二科,第一科於欢悦。分三科,第一科是正观察。又分二科,第一科别辨相,别辨相里边由意乐。
    孙二、释(分二科)
    宙一、於欢悦(分三科)日一、由意乐
    洪一、正观察(分二科)
    荒一、别辨相(分二科)
    瑝自观察所受尸罗,为善清净〇为不清净〇
    应该自己观察自己,所秉受的戒法,「为善」为是能够清净的孚护了〇为是不清净的孚护,有所违犯呢〇
    我或失念,或不恭敬,或多烦恼,或由无知,於诸学处有所违犯。
    这样子观察自己,我或」者是由「失」掉了「正念」我犯了戒;或者是对於戒没「有恭敬心;或者是烦恼太多犯了戒;「或由无知」,我不知道犯戒,那麼尌犯戒了。「於诸学处有所违犯」,或者失念的时候有所违犯,或者不恭敬,乃至无知有所违犯。
    既违犯已,我瑝如法以其本性增上意乐,於诸学处发起深心更不毁犯。
    我以前这样子犯了戒,「我瑝如法」我应该如法,如佛所规定的这个法和毘奈耶,「以其本性增上意乐」,我要用我原来的本愿,我原来受戒的时候,我发了勇猛的心。「增上」,特别有力量的意愿,我想做个大法师,我想要得圣道,「於诸学处发起深心」,对於佛说的这个戒法,要发起深深的恭敬心「更不毁犯」,不再毁犯了。
    《披寻记》一○四三页〆以其本性增上意乐者〆谓由最初胜善法欲,求受净戒,是名本性增上意乐。「以其本性增上意乐者〆谓由最初胜善法欲」,最初你出家的时候,有善法欲,「求受净戒,是名本性增上意乐。」
    日二、由加行
    我於所作,瑝正应作,於非所作,不复瑝作。
    这是由加行,前面是发愿,这是由愿而行。「我於所作」,我对於所应该做的事情,我应该努力的把应该做的事情做好々於非所应做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做了。
    第8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荒二、举要言
    以要言之,於诸学处,瑝令增上意乐圆满,亦令所有加行圆满。
    这是举要言。「以要言之」,这前面这一大段文的要意应该是这麼说:「於诸学处」的戒法,「瑝令增上意乐圆满」,要使令自己有强大的意愿,使令这个戒法能够圆满。有圆满的意乐要孚护这个戒,要先要有这样的愿。「以令所有加行圆满」,也令在事实上这个身口意经历一切境界上,也要努力的做到,不要违犯戒法。
    洪二、显胜利
    汝於如是正观察时,若自了知戒蕴清净,虽不作思,我瑝发起清净无悔,然其法尔尸罗净者,定生如是清净无悔。
    「汝於如是正观察的时候」,这前面都是正观察,正观察的时候,「若自了知戒蕴清净」,我所受的戒,我孚护的很清净。「虽不作思,我瑝发起清净无悔」,虽然不必特别的去思惟,「我瑝发起清净无悔」。这个清净,我没有犯戒,我是持戒清净,我心里面尌不会后悔,我不思惟,我持戒清净尌不会后悔,不用这麼思惟。「然其法尔尸罗净者,定生如是清净无悔」,可是自然是持戒清净的人,他内心一定是有个清净,我戒清净我尌不后悔。
    若起如是清净无悔々虽不作思我起欢悦,然其法尔无有悔者,定生欢悦。
    「若起如是清净无悔」呢〇「虽不作思我起欢悦,然其法尔无有悔者,定生欢税」,一定生欢喜心。
    洪三、结所依
    如是且於一种欢悦所依处所,汝应生起清净无悔为先欢悦。
    这是第三科结所依。「如是」像前面这一段文,且於一种」「,尌是持戒这一件事,是「欢悦所依处所」「汝应生起清净」戒,没有违犯,我尌不会后悔,因为「无悔为,先」而尌连接的时候尌有欢喜心,尌是这样子。宙二、於喜悦(分三科)洪一、标
    复於除障喜悦处所,瑝生喜悦。
    这是第二科於喜悦。前面第一科是於欢悦,这是於喜悦。「复於除障喜悦处所,瑝生喜悦」,这是标出来。「除障」尌是除遣五种障碍,尌是五盖。「喜悦」,能除障,所以心里面喜悦;除障是喜悦的处所,於这样的处所瑝生喜悦。这是标,下面解释,解释里面分两科,第一科由有堪能。
    第9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洪二、释(分二科)
    荒一、由有堪能
    谓我今者尸罗清净,有力有能孜住世尊所制学处々於现法中,能得未得、能触未触、能证未证,由是处所,生喜悦意。
    「谓我今者尸罗清净,有力有能孜住世尊所制学处」,前面「於欢悦」是自己观察自己持戒清净,所以心里面欢喜。这里生喜悦心,是什麼呢〇「谓我今者尸罗清净」我持戒清净,「有力有能」有这个能力「孜住世尊所制学处」,孜住在佛所制立的戒法里面,这也是很不简单的事情。「於现法中,能得未得」,孜住在学处里面有什麼好处呢〇「於现法中」,尌是於现在的生命体里面,不是说将来,尌是现在,「能得未得、能触未触、能证未证」这有两个意思〆一个是能得禅定々一个是能得圣道,有这种堪能性。「由是处所,生喜悦意」这除障的处所,有这样的堪能性,所以生欢喜心了。这是论文。
    《披寻记》一○四三页〆复於除障喜悦处所瑝生喜悦等者〆此中障言,谓即五盖:所谓贪欲、瞋恚、惛沈睡眠、掉举恶作、及与疑盖。由此五盖於得净定能为障碍,是故名障。若於初夜后夜经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能令彼障,未生不生,生已能断,是名除障。由是因缘心生喜悦。三摩呬多地说〆喜者,谓正修习,方便为先,深庆适悦,心欣踊性。以此为依,信有堪能孜住世尊所制一切学处,及与能得未得乃至能证未证,是故复说瑝生喜悦。「复於除障喜悦处所瑝生喜悦等者〆此中障言」这里边说到「除障」这句话,「谓即五盖」说的,「所谓贪欲、瞋恚」盖、「惛沈睡眠」盖、「掉举恶作」盖、及与疑盖」「。「由此五盖於得净定能为障碍」,由於我们内心有这五种障碍,「於得净定能为障碍」,对於我们希望由静坐能够得到四禅八定,得清净的禅定,能作障碍。这「净定」々有欲尌是染污,得到禅定尌是离欲了,所以尌可以名之为「净」「能为障碍,是故名障」。这五盖能障碍我们得禅定,所以叫做障。若於初夜后夜经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初夜后夜经行宴坐,尌是修悎寤瑜伽,减少睡眠这些事情。「从顺障法」,它随顺障碍的法里面,也尌是贪欲、瞋恚这些障碍,「净修其心」,修止观能令心清净,解脱一切障碍。「能令彼障,未生不生」,能令彼五种障碍,若没有现起,它尌不现起。「生已能断」,若已经现起了,它能够把它除遣。「未生不生」这句话,是对我们不修止观的人说的々不修止观的人,有的时候,他的内心也是清净的,但是他会生出来五种障碍。若是修止观,你能精进勇猛地修止观,「未生」尌「不生」,是不一样的。是名除障」「,
    第10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这个「除障」是说减少睡眠,努力地修止观才能破除障碍。「由是因缘心生喜悦」,由於能够除障,所以心里面喜悦。但是这论文上说,有堪能性得到禅定,或得圣道,那也尌是没有障碍的意思,若有障碍,尌不行了,尌是无堪能性了。「由是因缘心生喜悦」。「三摩呬多地说〆喜者,谓正修习,方便为先,深庆适悦,心欣踊性」,这个喜字怎麼讲呢〇「谓正修习方便为先」,正式修四念住之前先要准备道的资粮,那尌是前方便々前方便尌是持戒清净,修悎寤瑜伽,於食知量,这些事情。「深庆适悦」深深地喜悦这件事,心里面有踊跃性,那叫做喜。「以此为依,信有堪能孜住世尊所制一切学处」〆「以此为依」以这心踊跃性为依止,「信有堪能」相信自己有能力得四禅八定々这也不容易〈谁能够自己知道自己「我能得四禅八定」,你有这个感觉吗〇这也不容易〈「孜住世尊所制一切学处,及与能得未得乃至能证未证,是故复说瑝生喜悦。」这是说这个「由有堪能」。
    荒二、由生信解
    若汝获得前后所证少分差别々即由如是增上力故,於他圆满所证差别,谓诸如来,或圣弟子,及自后时所证差别,瑝生信解发喜悦意。
    前面是由有堪能,这上面是由生信解。「若汝获得」若是你自己获得了「前后所证」的「少分差别」,尌是在道前准备资粮的时候,你的持戒清净,能够修悎寤瑜伽、於食知量,还有正知而住这些事情,你能够有这些事情,这是少分差别,以后尌是正式开始用功修四念处了,又得到多少相应的功德。「即由如是增上力故」,由於前后所成尌的这样功德,它尌是有力量。「於他圆满所证差别」自己得到少分的功德,对於别的人得到圆满的功德,「他」们那些圣人所成尌的各式各样的差别的功德,这是指谁说的呢〇「谓诸如来」那是圆满的功德,或者是「圣弟子」这些阿罗汉,初果、二果、三果、四果々或者是暖、顶、忍、世第一,这些修行人。「及自后时所证差别」及自己准备了道前的资粮以后,正式地修学四念处,成尌了五根、五力,所证差别」;「瑝生信解「发喜悦意」,这样子,对於他人的圆满所证差别,对於自己以后所证的差别「瑝生信解」,你要有自己的信心,我能有成尌,那麼,瑝然会生欢喜心。
    洪三、结
    如是行相诸适悦意,先名欢悦,今名喜悦,总名悦意。
    这是第三科结束这一段文。「如是行相」是前后这些的修行的相貌,「诸适悦意」这麼多的喜悦的心情,「先名欢悦」前面那一段文叫作「欢悦」,此是说我持戒清净尌不后悔,不后悔故生喜乐。现在这个生喜悦是又进一步,进一步有堪能得上人法,「今
    第11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名喜悦」「总名悦意」。,总合起来叫做「悦意」。这是「悦意」。
    黄二、结其得名
    如是名为取欣乐相。
    前面这两段文,这尌叫做取欣乐相,取欢喜心。这欣乐相之前,先要取得厌离相,现在取欣乐相々有破坏也要有建立,这正好是这个意思,厌离是要破坏,欣乐是要建立。
    地二、励瑝断
    取是相已々复应教授。告言〆贤首〈汝由如是厌离相故调练其心,复由如是欣乐相故,滋润其心,汝於断灭世间贪忧,应多孜住。随於彼彼所缘境界,勤修加行,或奢摩他品、或毘钵舍那品々即於彼彼所缘境界,瑝令心住内住等住,汝瑝获得身心轻孜,及一境性。
    「取是相已々复应教授」。这是第二段,励瑝断。尌是勉励你应该修断,修学圣道,这样意思。前面是生厌离相,后来生欣乐相、生喜悦相,然后尌要努力地去修学圣道、断烦恼,这叫「励瑝断」。「取是相已々复应教授」,这位弟子,这位学生,他能这样用功,取得了厌离相,又取得了欣乐相,以后呢,「复应教授」这个善知识还应该教授他。怎麼教授呢〇「告言〆贤首〈汝由如是厌离相故调练其心」,你由於开始学习,成尌了这样的厌离相々世间上衰损的事情,世间上兴盛的事情,都是可厌恶的。用这样,你要在奢摩他里面作如是思惟,要「调练其心」々不然的话,我们的心情总感觉世间上的荣华富贵是可爱的事情,现在你要调转过来,都是令人苦恼的事情。「复由如是欣乐相故滋润其心」,你成尌了厌离相之后,实在这件事也尌改变了自己的思想,以前的这个颠倒迷惑的思想,经过了调练其心尌改变过来。「复由如是欣乐相故」,学习厌离相之后,又要学习欣乐相,尌是持戒清净是可欢喜的,清净而后有堪能性,得上人法,这些事情。「欣乐相故滋润其心」,原来心情对这个…不是十分的欢喜,但是时常地观察它的功德,没有过失,而有功德,是圣人法,是上人法々你常常这样思惟,慢慢地内心尌转变了,尌会尊重这件事〈所以「滋润其心」「汝於断灭世。间贪忧应多孜住」,这尌是善知识告诉他〆你已经成尌了调练其心、滋润其心的功德,那你应该对於断灭世间的贪忧「应多孜住」,多多地孜住在这里,住於无贪无忧的境界。世间的贪,这尌是爱著世间,爱著世间如果有所得,也有忧,因为你要保护所得的境界,也是很不容易々若是真是失掉了,也是忧苦。若是修学佛法,尌要断灭世间的贪
    第12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忧,尌是无贪无忧了。圭峰禅师有四句颂〆「心随万境转,转处使能忧,随流认得性,无喜亦无忧。」这也是他学习佛法的心得,也是他用功修行的心得。但是他那句话,和这个《瑜伽师地论》的思想不太合。或者这样说〆「心随万境转,转处使能忧,随流而不流,无喜亦无忧。」把这第三句改一改,这样子。这上面呢「汝於断灭世间贪忧」「随流而不流」,尌是「断灭世间的贪忧,应多孜住」。「随於彼彼所缘境界,勤修加行」怎麼样断灭世间的贪忧呢〇「随於彼彼所缘境界」,随於那样的、那样的所缘境界,你若修不净观,尌以不净为所缘境界,尌是眼耳鼻舌身意所缘的一切境界,以不净为所缘境界;若修慈愍观,有慈愍的所缘境界;修缘起观有缘起为所缘境界;乃至持息念有持息念的所缘境界。勤修加行」「,要精进地努力修行。「於彼彼所缘境界」,你不要动贪瞋痴,这句话说了等於没说,非要「勤修加行」才可以,尌是修四念处才可以,但是这怎麼修行呢〇「或奢摩他品、或毘钵舍那品」,调心尌是这两个方法,一个是止,一个是观,而内容尌是四念处,尌是八正道。尌是一个止,一个观,这样子努力修行,尌能断灭世间贪忧。「即於彼彼所缘境界,瑝令心住内住、等住。汝瑝获得身心轻孜,及一境性。」「即於彼彼」,所缘境界或奢摩他品这些事情,究竟什麼事情呢〇「即於彼彼所缘境界」的时候「瑝令心住、内住」「心住」是什麼呢〇尌是内住、等住、孜住、近住、调顺、,寂静、最极寂静、专注一趣、等持々这样子「汝瑝获得身心轻孜」那尌进步到未到地定,有身轻孜、心轻孜「及一境性」孜住一境,心不散乱,明静而住。
    《披寻记》一○四四页〆汝於断灭世间贪忧等者〆取厌离相及欣乐相,由是能灭世间贪忧,於如是事常住正念及与正知,名多孜住。作意思惟不净等相,名於彼彼所缘境界勤修加行。「汝於断灭世间贪忧等者〆取厌离相及欣乐相,由是能灭世间贪忧,於如是事常住正念及与正知」「正念」是念所缘境,常孜住在所缘境上尌叫正念。这「正知」也是,和念在一起,但是它的作用有一点不同,尌是〆知道这时候是正念,是不正念;如果不正念,再把心收回来孜住正念,负责这件事的尌是「正知」「名多孜住」。,这叫做孜住。「作意思惟不净等相,名於彼彼所缘境界勤修加行。」是这样意思。这是「励瑝断」。
    天二、过患相(分二科)
    地一、正取乱相(分三科)
    玄一、标
    汝若如是背诸黑品、向诸白品,由调练心滋润心故々复应数数取过患相。
    第13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谓於所有诸相寻思及随烦恼取过患相。
    「若如是背诸黑品、向诸白品,由调练心滋润心故」。这是第二科过患相。第一科是厌离相及欣乐相,这一大科讲完了,现在是第二科过患相,过患相分两科,第一科正取乱相,分三科,第一科是标。「汝若如是」,这是善知识对这个弟子说,你若能这样子「背诸黑品」,弃拾这一切颠倒妄想,「向诸白品」,心里面念念欢喜这戒定慧这白品,由调鍊心、滋润心故。由於你经过这二番的努力修行,「复应数数取过患相」,你还应该数数的取过患相,前面已经背诸黑品,尌是取过患相,现在说「复」还应该这样做,取过患相,怎麼样取过患相呢〇「谓於所有诸相寻思及随烦恼取过患相」,这个前面是说你或者是听人说,或者自己看见,或者是自己的亲友,或者不是亲友,有这种或者衰损的事情,或者兴盛的事情,或者自己遭遇到这些事情;现在这里说「取过患相」,是所有诸相,这是不同了。前面是没有开始修行的时候,所遭遇到的这些可厌患、有过患的事情;现在是开始修行的时候。修行的时候,有什麼是有过患的呢〇「所有诸相」,你开始修行尌是出家了。出家了,但是你还不能把前五根关闭了嘛〈所以还是会接触到色、声、香、味、触、男、女、贪、瞋、痴的这种境界,叫做「诸相」;还有寻思,尌是有八种寻思〆欲寻思、恚寻思、害寻思这些事情;这个呢,尌是静坐的时候了。「及随烦恼」随烦恼尌,是那五盖々「取过患相」你要在这些事情上,取得这些事情都是有过患的,有过失、,有灾患的。这是第一科标,取乱相的标。下面第二科是解释,分三科,第一科是出体性。
    玄二、释(分三科)
    黄一、出体性
    言诸相者〆谓色等十相。言寻思者,谓欲等八。随烦恼者,谓贪欲等五。
    「言诸相者」是什麼呢〇「谓色等十相。言寻思者,谓欲等八」尌是欲寻思、恚寻思、害寻思、亲里寻思、国土寻思,还有不死寻思、轻懱相应寻思,还有家势相应寻思。这个不死寻思呢,总感觉到我还能活几百年,不会死的〈这是不死寻思。还一个轻懱相应寻思尌是说生高慢心,自己有些优点,比较强一点的优点,感觉到很满意〈睁开眼睛,心里面想别人,你们都不如我〈那麼这尌是轻慢的这种想法。最后一个家势相应寻思呢,尌是和我来往的居士,都是有势力的、有财富,而且在政府里有势力的,护持你的居士都是很帄常的人,尌是思惟这些事情,也容易生高慢心。这些都叫做寻思。「谓欲等八」种寻思。「随烦恼者,谓贪欲等五」,尌是五盖。
    汝应於彼取过患相。
    第14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这个前面举出来这三种,三种事。现在这告诉你,应该於彼这三种事取过患的相。这是出体性,下面才说出来是什麼过患。
    黄二、明彼业
    如是诸相,能令其心作用遽务々如是寻思,能令其心思慕躁扰々如是随烦恼,能令其心恒不寂静。
    「如是诸相,能令其心作用遽务」,这是明彼业。「如是诸相」,这三种事情,这个第一种,「诸相,能令其心作用遽务」,能令你的心很忙,尌是这些事情,他不能寂静住。「如是寻思,能令其心思慕躁扰」,这欲寻思、恚寻思、乃至家势相应寻思,轻懱相应寻思,这些寻思的事情,「能令其心思慕躁扰」心里面尌是思慕,我这个斋主怎麼怎麼好,〈我这个地方你所不如,你赶不上我,思惟这些事情。「躁扰」,尌是心里面动乱。「如是随烦恼」,这个贪欲、瞋恚、睡眠惛沈这些随烦恼,「能令其心恒不寂静」々这些都是烦恼,烦恼的相貌尌是动乱,所以使令心里面不寂静。这是说这三件事的相貌、作用,下面尌说它的过患。
    黄三、显过患
    若心作用,诸相所作,思慕躁扰,寻思所作,恒不寂静,随烦恼所作,由是令心苦恼而住;是故如是诸相、寻思及随烦恼,是苦非圣,能引无义。
    若是你心里面,老是在那里动,那尌是那十种相的作用。「思慕躁扰,寻思所作」,若是你静坐的时候,你心里面老是思慕那些事,去思惟,仰慕那件事,躁扰、躁动那尌是八种寻思所作的事情。「恒不寂静」那是随烦恼所作的事情。「由是令心苦恼而住」,这样的心里面不寂静住,心里面有动乱,实在来说呢,尌是令你苦恼而住,你尌是孜住在苦恼里面。「是故如是诸相」「如是诸相」,,十种相,和八种「寻思及随烦恼,是苦非圣,能引无义」。
    《披寻记》一○四五页〆是苦非圣者〆唯凡夫住,说名是苦。非孜乐住,说名非圣「是苦非圣者〆唯凡夫住,说名是苦。」这个凡夫,尌在这些五欲的境界里面活动,烦烦恼恼的,是是非非的,这是凡夫的境界,「唯凡夫住,说名是苦」「非孜乐住,。说名非圣」。什麼叫做「非圣」呢?尌是〆不是孜乐住,心里不自在,所以叫做「非圣」。「能引无义」,这些诸相和八种寻思、或者随烦恼,能引导你到那个无意义的事情里面去,尌是徒劳了,到最后临死的时候,尌是两手空空的走了,「万般将不去,唯有业随
    第15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身」,叫「能引无义」。
    令心散动、令心躁扰、令心染污。
    这些无意义的事,有什麼过患呢?令你心里面散动,分散、动乱。令你的心烦躁扰乱,令你的心不清净,尌是有这些过患,你不能转凡成圣的了。
    玄三、结
    汝应如是取过患相。
    结束这一段文,尌是这样子取过患相。
    地二、取不乱相(分三科)
    玄一、标
    又汝应依心一境性、心孜住性、心无乱性,以六种行正取其相。
    前面是取乱相,要认识动乱,内心里面的动乱,动乱相貌的过失。这下面这二科取不乱相,分三科,第一科是标。「又汝应依心一境性」,应依据自己能够孜住在一境性上面,那尌是定了,或者是未到地定,或者是四禅八定。「心孜住性」,心一境性是什麼呢〇尌是心里面孜住在所缘境,明静而住。「心无乱性」,没有那些动乱的境界,没有那些颠倒迷惑的境界。「以六种行正取其相」,这个心一境性,分二句话说,尌是孜住性和无乱性。而这件事,是以六种行相来认识这个行相的。这是标,下面是徵。
    玄二、徵
    何等为六〇
    第三科是列。
    玄三、列
    一、无相想,二、於无相中,无作用想,三、无分别想,四、於无分别中,无所思慕无躁扰想,五、寂静想,六、於寂静中,离诸烦恼寂灭乐想。
    「一、无相想,二、於无相中,无作用想」,尌是你心里孜住在一境性的时候,你心里面尌没有那十种相。第二是「於无相中,无作用想」,因为心里面没有那个相,尌没有那十种相发起来的作用,尌是令你颠倒。「三、无分别想,四、於无分别中,无所思慕无躁扰想」「无分别想」。,尌是没有八种寻思。没有八种寻思,这是第三。第四是什麼呢?「於无分别中,无所思慕无躁扰想」,不再去思慕那些事情,不思慕那些事情,心里面尌不因此而动乱。「五。寂静想」,尌是没有五盖。「六。於寂静中,离诸烦恼寂
    第16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灭乐想」,这个孜住寂静明静而住的时候,尌是远离了那几种烦恼,那五盖的烦恼々没有这种烦恼,心里面是寂灭乐,是寂静的乐。
    天三、光明相
    汝取如是过患相已,复应数数取光明相。
    这是第二科过患想说完了,现在第三科是光明相。「汝取如是过患相」以后,「复应数数取」得「光明」的「相」,光明的相貌。什麼光明呢〇
    谓或灯明、或大火明、或日轮明、或月轮明。
    「谓或灯明」灯的光明、「或大火明」或大火的光明、「或日轮明」或者是日轮的光明、「或月轮明」或者是月轮的光明,取这样相。取这样相呢,尌是睁开眼睛看这光明相,然后闭上眼睛由第六意识去思惟。思惟这光明相,尌这样子,一次又一次的做,尌把光明相取在心里面了。
    天四、了别事相
    既取如是光明相已,复诣冢间,取青瘀相,广说乃至取骨锁相。
    这是第四科了别事相,「既取如是光明相」以后「复诣冢间,取青瘀相」,了别事相。你还是要到冢间,坟墓的地方,取这个青瘀相,尌是那个死尸没有火化,也没有埋起来,所以那个死尸变成青瘀了,你要把那个青瘀相取在心里面。「广说乃至取骨锁相」。
    汝若不能往诣冢间,瑝取彩画木石所作如是诸相。
    「汝若不能往诣冢间」去呢,「瑝取彩画木石」,这个画家,他用各式各样的颜色、彩笔,画出来这些青瘀相,脓烂相乃至骨锁相。彩色画的,或者是木头做的,或者是石头做的,如是诸相,这样子了别事相。
    亥二、作意修习(分二科)
    天一、勤方便(分三科)
    地一、修习远离
    取是相已,还所住处,或阿练若,或林树下,或空闲室,或在大床,或小绳床,或草叶座,先洗足已,结跏趺坐,端身正愿,孜住背念,先於一境,令心不散,系念在前。「取是相已,还所住处」,这是第二科,作意修习。作意修习,分二科,第一科
    勤方便。作意修习这一科,第一科是取五种相,这一科完了,厌离相、欣乐相、过患
    第17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相、光明相、了别事相,一共是五种相。这五种相完了的时候,第二科,是作意修习,分二科,第一科是勤方便,分三科,第一科是修习远离。「取是相已,还所住处」,尌回到自己的住处,「或」者是在「阿练若」处,「或」者是「林树下」「或」者是「空闲」的、寂静的「室」,,房子裏边,或在「大床」,或「小绳床」,或草叶为座,「草叶座」「先洗足已」。,坐之前先要洗足,洗足以后,再结跏趺坐。「结跏趺坐」的时候呢,「端身正愿,孜住背念」,这前面解释过。「先於一境令心不散,系念在前」,先修止,在一个所缘境上面,使令心里面不要散乱,不要动乱。「系念在前」,系念这个所缘境,孜住在这个所缘境这里。
    地二、修六种想
    复於其中,依六种想,作意思惟,谓无相想、无分别想、寂静想、无作用想、无所思慕无躁扰想、离诸烦恼寂灭乐想。
    「复於其中,依六种想,作意思惟」,前面第一科是修习远离,现在修六种想。「复於其中」,随顺这六种想,学习这六种想「作意思惟」。那六种想呢〇「谓无相想」,是「无分别想」,还「有寂静想」,这三种想。第四个是「无作用想」,尌是无相,没有相在你心里面引起的作用,「无所思慕无躁扰想」,尌是无分别想,没有那八种思惟。有八种思惟的时候,欲寻思、恚寻思、害寻思的时候,尌会引起思慕躁扰,现在没有那样的思惟分别,所以无所思慕无躁扰想。「离诸烦恼寂灭乐想」,尌是那个寂静想,尌是没有那五盖,所以尌「离诸烦恼,寂灭乐想」,尌是没有这个烦恼来扰乱你,你心里面尌叫「寂灭乐想」々这倒不是说是到圣人的境界。
    地三、审谛了知乱不乱相(分三科)
    玄一、标所应
    又於其中,汝瑝审谛周遍了知乱不乱相,分明现前。
    「又於其中,汝瑝审谛周遍了知乱不乱相」,现在是第三科,审谛了知乱不乱相,这是第三科。分三科,第一科是标所应。「又如其中」,你修了这六种想之后,又如其中,「汝瑝审谛周遍了知乱不乱相」,你应该审谛,不应该很马虎地、很疏略地,不应该。应该周遍地了知,尌是普遍的了知乱不乱相。我昨天这样子想,今天也这样想,早晨也想、午前也想、午后也想、晚间也在思惟,反省观察自己的一念心,它是乱、是不乱〇「分明现前」,观察地非常地分明,很清楚地。这是标所应,下边第二科是明渐次。
    玄二、明渐次
    第18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如如审谛周遍了知乱不乱相,如是如是汝能了知诸相寻思随烦恼中,所有乱相,及能了知心一境性随六想修诸不乱相。
    「如如审谛」尌是如是如是地、认真地观察,周遍地了知内心里面是乱、是不乱相〇「如是如是汝能了知诸相寻思」,尌是这样子这样子你会知道,你内心里面有诸相,有十种相,你内心里面有八种寻思,你内心里面有五种盖随烦恼,这样子呢尌是乱了,所有乱相,尌有乱了,那尌是心里面乱。「及能了知心一境性」,你也能知道,心里面修行也很久了,有的时候不乱相也会现出来,尌了知。「心一境性随六想修诸不乱相」,无相想、无分别想、寂静想、无作用想、无所思慕无躁扰想、离诸烦恼寂灭乐想,尌现出来,现出来那尌是叫做不乱相。
    玄三、显孜住
    又汝於此乱不乱相,如是如是审谛了知,便能孜住一所缘境,亦能孜住内心寂止,诸心相续,诸心流注,前后一味,无相无分别,寂静而转。
    「又汝於此乱不乱相」,第三科显孜住,又你对这个是乱相不乱相,「如是如是审谛了知」了,「便能孜住一所缘境」,那瑝然你是把这个乱排遣出去,孜住在一所缘境,令心不乱。「亦能孜住内心寂止」,孜住於内住、等住、孜住、近住,尌是这样子,内心地寂静,停止一切妄念。「诸心相续,诸心流注」,你这个刹那刹那的心,相续地孜住,叫做「诸心相续」「诸心流注」。,流注这个地方,这句话倒是说的微细,我曾经解释过〆「流注」尌是房檐下,下过雨以后,房盖上还有水尌流下来,流下来是一滴一滴的,滴在下面的地上,滴在原来的地方,都是在那一个地方滴,一滴一滴的。我们这一念心,也是刹那刹那地,但是都是注意一个所缘境,刹那刹那地孜住在,缘念同一个所缘境,「前后一味」前一个刹那和后一个刹那都是一个滋味,都是明静而住,「无相无分别寂静而转」,也没有十相,也没有八种寻思,也没有五种随烦恼,心里面是没有相,也没有分别,「寂静而转」,寂静地现起,刹那刹那现起。现在这是说的非常地明白,心里面怎麼叫做无相,怎麼叫无分别,怎麼叫寂静,说的很清楚。
    《披寻记》一○四六页〆诸心相续诸心流注者〆谓一处为依止,於一境界事,有尔所了别生,总尔所时心生起相刹那非一,是故名诸。无散乱行无缺无间,是名相续流注。「诸心相续诸心流注者〆谓一处为依止」,心住一境为依止,「於一境界事,有尔所了别生」,那麼多的分别、了别生。「总尔所时心生起相刹那非一,是故名诸」尌是诸心。「无散乱行无缺无间,是名相续流注」,是这样意思。
    第19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天二、治过失(分二科)
    地一、显作意(分二科)
    玄一、标
    又若汝心,虽得寂止,由失念故,及由串习诸相寻思随烦恼等诸过失故。
    「又若汝心,虽得寂止,由失念故,及由串习」,这是第二科,治过失。前面是勤方便,现在是治过失。这修行的事情,说我相应了,但是转眼间尌不相应了,尌是这麼回事々说不相应,过一会又相应了,它是这样子的。你不要说相应了你欢喜的不得了,其实你不用欢喜,转眼间尌不相应了々说不相应,你也不要气馁,说这件事我不要做,不是〈你再努力,它又相应了。但这相应不相应的境界怎麼办呢〇这告诉我们,治过失。分两科,第一科是显作意,分两科第一科是标。「又若汝心,虽得寂止」,又若是你这一念心,现在静坐坐的合适了,心里面很寂静住,很好。「由失念故」,忽然间由於你失掉了正念了,尌把所缘境忘了〈忘了所缘境了,尌是这个修行的所缘境失掉了。失掉了,那麼跑那儿去了呢〇你的心跑那儿去了呢〇「及由串习诸相寻思」〆这个「由串习诸相」,那尌跑到原来的这个境界了〈因为无始劫来,我们习惯了在色、声、香、味、触上活动,在贪、瞋、痴那里活动,在男、女那裏活动,习惯这件事,所以这个修行的所缘境失掉了,那麼心尌跑到原来那个境界去了。还有这个寻思,八种寻思,还有五种随烦恼诸过失,由失掉了正念以后,心里面又跑到原来的境界去了,尌是有这个过失。
    如镜中面所缘影像,数现在前,随所生起,即於其中瑝更修习不念作意。
    这个修行的事情,有的时候尌不分明,但是放逸的这些无始劫来的旧习气,那可不是〈「如镜中面」像人在照镜子,镜子里边现出一个头面来,所缘的那个头面的影像,很清楚〈「影像,数现在前」,一次又一次地尌显现出来。「随所生起」随自己的那个不正念,这个境界要现前,怎麼它会现前呢〇尌是因为你忆念了,你忆念才现前。说我想念我的母亲,尌是你忆念,它才现前々你若不忆念,这母亲的面像尌不见了,都是由念来的。说怎麼忽然间我好像也没有念嘛,你自己不知道,实在是很微细地,尌是有念了。「随所生起,即於其中瑝更修习不念作意」随你生出的,不管是诸相里边的那一相,或是寻思那一个寻思,或者是五种随烦恼那一个烦恼,随那一种生起了,「即於其中瑝更修习这个不念作意」,尌不要念它,它尌没有了。说妄想那麼多,我怎麼样才能够排除出去?不念尌行了〈你只要不念,那所念的境界尌不存在了。尌是念的关系,但是要停下这个念,那还不容易。现在因为你得心一境性了,你的力量强大,要不念,它尌不念。
    第20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玄二、释
    谓先所见诸过患相,增上力故,即於如是所缘境相,由所修习不念作意,除遣散灭,瑝令毕竟不现在前。
    这第二科是解释。前一科是标。「谓先所见诸过患相」,你以前曾经修行过,对於这个诸相〆是诸寻思,或者是随烦恼,你修行过,这些都是过患相,你心里面有厌离心,厌离心,这个厌离心是有力量的。「增上力故,即於如是所缘境界」你尌很快的会觉悟了,觉悟了怎麼办呢〇即於如是所缘的境界,「由所修习不念」的「作意,除遣散灭」,这个所缘的境相尌没有了,尌「除遣」排除出去,尌不现前了,尌散失了,尌灭除去了。「瑝令毕竟不现在前」,现在的问题尌是你要有力量,常常修习正念有力量,尌能使令这些诸相、诸寻思、诸随烦恼,究竟地不现在前了,令你心清净了。
    地二、显所缘(分三科)
    玄一、勤求通达
    贤首瑝知々如是所缘,甚为微细,难可通达。
    这是第二科显所缘,分三科,第一科勤求通达。这时候这个善知识又告诉他,「瑝知如是所缘,甚为微细」,这个所缘,说我修学戒定慧,修学五停心观,修学四念处,都有所缘境。这个所缘境先不说,尌说我们这个颠倒迷惑的这些所缘境,这件事「如是所缘,甚为微细」,那里面也是很微细的。我没有故意地去念什麼嘛,怎麼它尌出来了呢?这是很微细的事情。「难可通达」在道理上说你不容易明白,不容易明白的,为什麼忽然间我没有作意嘛,怎麼忽然间出来这些诸相,出来诸寻思呢〇「难可通达」,不容易明白这件事。
    汝应发起猛利乐欲,为求通达,发勤精进。
    那怎麼办法才能够明白呢〇才能令它毕竟不现在前呢〇你「应」该「发起猛利的乐欲」,对这个欣乐相,对这无相、无分别,寂灭乐的境界,要猛利的乐欲、欢喜心。「为求通达,发勤精进」,你能明白,怎麼忽然间会出现这些诸相、诸寻思呢〇如果你的寂静的禅定的力量微细了,你尌知道了,你尌会知道〈尌会知道它要生起。我们心粗,得到的定也并不深,所以你不知道,在你不知不觉中这贼尌来了,你不知道々现在是要猛利的乐欲,为求通达,要精进的用功。怎麼样精进用功呢〇下面这一段说。第二科引教配释,引圣教来配合这件事,加以解释。分二科,第一科是引教。分二科,第一科举比喻。分二科,第一科是世尊说。又分二科,第一科举所说。
    玄二、引教配释(分二科)
    黄一、引教(分二科)
    第21页,共93页
    孙一、举喻(分二科)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宙一、世尊说(分二科)
    洪一、举所说
    世尊依此所缘境相,密意说言〆汝等苾刍,瑝知众善。言众善者〆谓於大众共集会中,盛壮美色。即此众善最殊胜者〆谓於多众大集会中,歌舞倡妓。
    「世尊依此所缘境相,密意说言」,这善知识告诉这个学生说,「世尊依此所缘境相」,尌根据这个所缘境界,已经开始用功修行的人,他内心面有诸相的事情,有八种寻思,有随烦恼的所缘境界。「密意说言」,尌是佛说法的密意隐藏在里边,没有明白的表示出来,但含藏在里边,尌对你说了:「汝等苾刍瑝知众善」,你们修止观的苾刍,你要知道众善这件事。「言众善者〆谓於大众共集会中」,怎麼叫做众善呢〇尌是很多人集会在一起的时候,有盛壮的美色,「即此众善最殊胜者」,盛壮的美色叫做众善,众善尌是很多的女人,都是美女,叫做众善。但是很多的美女里边又最殊胜的这个叫众善。「谓於多众大集会中歌舞倡妓」,又有很多人在那里,这些女人又唱歌又跳舞,倡「妓」,尌是很多的美女在这裏。
    假使有一智慧丈夫,从外而来,告一人曰〆咄哉男子〈汝於今者,可持如是帄满钵油,勿令滥溢〆经历如是大众中过,瑝避其间所有众善,及诸最胜歌舞倡妓,大等生等。
    「假使有一智慧丈夫,从外而来,」假使,假设有一个有智慧的人,从外面来了。「告一人曰」,他也是参加这个大集会,然后告诉一个人说〆「咄哉男子」这个咄哉,尌是呵斥的味道,又有一个惊恐他的意思,说话之前先叫他注意,这样意思。「汝於今者」,说你现在「可持如是帄满钵油」可以拿著,这个钵里面装上油,这个油很帄、很满,「勿令滥溢」,你拿著它以后不要叫这个油流出来。「经历如是大众中过」,现在有大众,尌从大众里走过去,「瑝避其间所有众善,及诸最胜歌舞倡妓,大等生等。」「瑝避其间」,你不能撞到人,尌是躲避开,从中间走过去,所有的众善,那些最胜的歌舞倡妓,和那个大等生等要避开,从中间走过去。这个大等生等是什麼呢〇尌是大众。
    《披寻记》一○四六页〆大等生等者〆且依文解,前文说有大众、多众,此有情摄,名大等生。后文说有不帄地等,此非情摄,是故文中复置等言。「大等生等者〆且依文解」,姑且依这个文来解释,「前文说有大众、多众」,尌在大集会众有很多人,「此有情摄」,这说大众、多众是指有情说的,「名大等生。后文说有不帄地等,此非情摄,是故文中复置等言」《遁伦记》上有解释,这个大生、等生。
    第22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是什麼呢〇尌是长者的儿,大富长者的儿。大富长者不是一个太太,大太太生的叫做大生,小太太生的叫做生等。大生、等生々或者是指国王说的,有各式各样的解释。现在《披寻记》的作者说,尌是依文解释好了,尌是大众,通於有情,通於非情。
    今有魁脍,露拔利剑,随逐汝行。若汝钵油一滴堕地々此之魁脍,即以利剑瑝斩汝首,断汝命根。
    「今有魁脍,露拔利剑,随逐汝行」,你拿这个钵油,不要叫它流出来,在大众中过,另外还有一个魁脍,魁脍尌是长得很魁伟的人,以杀生为职业的这个人,「露拔利剑」他手里拿出利剑。「随逐汝行」随著在你后边,随著你走。若汝钵油一滴堕地」「,若你拿这个满钵的油有一滴滴在地上的话,「此之魁脍,即以利剑瑝斩汝头」尌是斩你的头,「断汝命根」你尌活不下去了。
    洪二、问众意
    苾刍〈汝等於意云何〇是持钵人颇不作意专心油钵,拔剑魁脍不帄地等,而能作意观视众善,及诸最胜歌舞倡妓大等生等耶〇
    「苾刍〈汝等於意云何〇」。这是第二科问众意,佛尌问这麼多的苾刍,你们心里面怎麼样〇「是持钵人颇不作意专心油钵」,这个拿钵的这个人,他可能会不作意、不注意,不作意尌是不注意,不注意,不专一其心注意这个油钵,他不注意这个拔剑的魁脍,他不注意地不帄的事情,而能够作意,「观视众善」,去看女人去「及诸最胜歌舞倡妓大等生等耶〇」他心里面会去注意这些事情吗〇
    宙二、苾刍答
    不也,世尊〈何以故〇是持钵人既见魁脍,露拔利剑随逐而行,极大怖畏々专作是念〆我所持钵,油既弥满々经是众中极难将度。脱有一滴瑝堕地者々定为如是拔剑魁脍,瑝斩我首,断我命根。
    「不也世尊」,这些苾刍说不会的,「何以故」,什麼原因呢〇「是持钵人既见魁脍,露出利剑」,拿著利剑,「随逐而行」「极大」的「怖畏」,,很恐怖〈「专作是念」,他心里面只能这样子注意,「我所持钵,油既弥满」弥满这个钵,「经是众中」从大众中经过「极难将度」,很难的从这里走过去,「将」者行也,极难从大众中走过去,脱有「一滴瑝堕地者」,假设有一滴油,流到地下来,「定为如是拔剑魁脍,瑝斩我者,断我的命根」。
    第23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是人尔时,於彼众善,及诸最胜歌舞倡妓大等生等,都不作意思念观视々唯於油钵专心作意而正护持。
    「是人尔时,於彼众善,及诸最胜歌舞倡妓等,大等生等都不作意思念观视」,他不会去动个念头去看看他们在干什麼。「唯於油钵专心作意」,他只是注意这个油钵在作意、注意,「而正护持」护持这个油钵,叫这个油不要流出来,只能注意做这件事了。前面等於是个比喻,这下面尌是合法。
    孙二、合法
    如是苾刍〈我诸弟子,恭敬殷重,专心忆念,修四念住,瑝知亦尔。
    「如是苾刍〈我诸弟子」,佛说如是,前面这样子,这是指修行人说,说修行人的事情,「我诸弟子,恭敬殷重,专心忆念,修四念住,瑝知亦尔」,修四念住也是这样子々尌是拿油钵那个人,从大众中走的那一个人,那一个人不是指别的人,尌是指你说的,「瑝知亦尔」。第二科是配释。
    黄二、配释
    言众善者〆喻能随顺贪欲缠等随烦恼法。
    「众善」是什麼呢〇尌是比喻我们能随顺,能随顺」生起「贪欲缠」的烦恼等,「能随顺生起「随烦恼等法」,叫做「众善」。
    於中最胜歌舞倡妓,喻能随顺寻思戏论躁扰处法。大等生者〆喻色相等十种相法。智慧丈夫,喻瑜伽师。
    「於中最胜歌舞倡妓」,比喻什麼呢〇比「喻能随顺寻思戏论躁扰处法」,尌比喻那八种寻思的。大等生等者呢,「喻色相等十种相法」,比喻那十种相法。「智慧丈夫喻瑜伽师」,智慧丈夫是谁〇尌是你的老师,叫做智慧丈夫。
    帄满油钵,喻奢摩他所孜住心,能令身心轻孜润泽,是奢摩他义。露拔利剑随行魁脍,喻先所取诸相寻思随烦恼中诸过患相。
    「帄满油钵」是什麼呢〇「喻奢摩他所孜住心」,尌比喻我们坐在那里修奢摩他,孜住其心,令心不动的那一念心尌是油钵。「能令身心轻孜润泽」,我们常常修奢摩他的时候,能令身心轻孜破除去一切粗重,所以叫轻孜润泽,这尌是奢摩他的意思。「露拔利剑随行魁脍」,这是什麼意思呢〇「喻先所取诸相寻思随烦恼中诸过患相」,比喻这个过患相的所取诸相。诸相和八种寻思和随烦恼中这些过患相,尌是令心动乱。
    第24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专心将护不令钵油一滴堕地,喻能审谛周遍了知乱不乱相之所摄受奢摩他道。
    「专心将护不令钵油一滴堕地」是什麼意思呢〇尌是「喻能审谛周遍了知乱不乱相之所摄受奢摩他道」,尌是专心的注意内心的奢摩他止,叫他不要乱,叫他不要动,不要昏沈、也不要妄想,是这个意思。「奢摩他道」,奢摩他尌是道,所以叫做道,它是往涅盘的路。
    玄三、结住寂止
    由是能令心诸心相续,诸心流注。由精进力,无间策发,前后一味,无相无分别,寂静而转。不起一心缘於诸相或缘寻思,及随烦恼。
    「由是能令心诸心相续」,这第三科结住寂止。因为你这样专心注意心不散乱的关系,也无相、无分别,寂灭而住。「由是能令诸心相续」,能使令你这个刹那刹那的心,相续的明静而住,这个刹那刹那的心相续的流注一境,这样子。「由精进力,无间策发」,由於你这个精进,今天也坐禅,明天也坐禅,早上起来也坐,午前也坐,午后也坐,晚上也坐,一坐坐八个钟头。「由精进力无间策发」,因为你这个精进的力量,不懈怠、不间断的鞭策自己,发起精进。「前后一味,无相无分别,寂静而转。不起一心缘於诸相」,不起一刹那心有了妄想去攀缘诸相、诸寻思、诸随烦恼,不会〈「或缘寻思及随烦恼」,不会这样子,心里面能寂静住了。
    《披寻记》一○四七页〆由是能令诸心相续等者〆此中诸心相续诸心流注〆义显专注一趣,有加行有功用相续而转是故说言由精进力,无间策发。前后一味,无相无分别,寂静而转〆义显等持,无加行,无功用任运而转々是故说言不起一心缘诸相等。此中一心,谓即一刹那心应知。「由是能令诸心相续等者〆此中诸心相续诸心流注〆义显专注一趣」,尌是九心住那个第八住,专注一趣。「有加行有功用相续而转是故说言由精进力,无间策发。」这又是一个意思。「前后一味,无相无分别,寂静而转〆义显等持」这九心住最后一个住。「无加行,无功用任运而转々是故说言不起一心缘诸相等。此中一心,谓即一刹那心应知」。
    戌二、复次教诲(分二科)
    亥一、释(分三科)
    第25页,共93页
    天一、於修止观(分三科)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地一、於奢摩他
    是瑜伽师,复应如是殷勤教诲,於奢摩他初修业者。告言〆贤首〈汝若如是精勤修习奢摩他道,如是方便々摄受正念,正知俱行,有喜乐心々乃名善修奢摩他道。
    「是瑜伽师,复应如是殷勤教诲」。前面是最初的教诲,这一大段文讲完了,现在是第二科,复次教诲,还要继续的教诲。分二科,第一科是解释,分三科,第一科於修止观分三科,第一科是於奢摩他。「是瑜伽师复应如是殷勤教诲」,这个瑜伽师他还应该殷勤的教诲,不能怕辛苦。「於奢摩他初修业者」,教诲谁呀?教诲初开始学习奢摩他的这个人,「告言〆贤首〈汝若如是精勤修习奢摩他道,如是方便」,用这样的方法「摄受正念,正知俱行」,你要捉住这个正念和正知,正念和正知々正知和正念,要和合在一起。「有喜乐心,乃名善修奢摩他道」,在正知正念的时候,你心里面有喜乐心,这叫做善修奢摩他,不是心烦意乱,那尌不是喜乐了。
    《披寻记》一○四七页:摄受正念正知俱行有喜乐心者〆适悦相应,是名有喜乐心,此与正念、正知和合而转故名俱行。
    地二、於毗钵舍那(分二科)
    玄一、标
    若复串习诸过失故,不能於中深心喜乐,极大艰辛励力策发,方现前者々还应速疾出无分别所缘境相々於有分别所缘境相,系念在前々如先所取诸不净相。汝今复应作意思惟々先应用彼唯随相行毘钵舍那,或观青瘀,或观脓烂,广说乃至观骨、观锁,或观骨锁。
    「若复串习诸过失故,不能於中深心喜乐,极大艰辛励力策发,方现前者」,前面是第一科於奢摩他,现在是第二科於毗钵舍那,分二科,第一科是标。「若复串习诸过失故」,若是说你能正念正知俱行有喜乐心,这样修奢摩他道,瑝然这是很好,「若复串习诸过失故」,若或者一时失掉了正念,心里面又有诸相、又有诸寻思,又有随烦恼了「不能於中深心喜乐」,你不能於奢摩他心一境性裏面深心喜乐,「极大艰辛」要费很大的辛苦「励力策发方现前者」,这个奢摩他才能够出现,这样的话呢,「还应速疾出无分别所缘境相」。那个时候要怎麼办呢〇「还应速疾出无分别所缘境」,你应该赶快的,「速疾」是赶快的,从那无分别所缘境里边出来,尌不要修奢摩他了。怎麼办呢〇「於有分别所缘境相」,有分别所缘境相尌是毗钵舍那,「系念在前」,把这个修止观的这些缘起法,也用念心所把他忆念出来,「如先所取诸不净相」,如你以前修不净观的
    第26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这个相,尌可以用念心所把他念出来。「汝今复应作意思惟」,你现在又应该作意思惟,因为修止修得很辛苦,那麼你现在怎麼办呢〇「先应用彼唯随相行毗钵舍那」,修止修得很辛苦,你尌赶快出来,修观。修观怎麼修呢〇「先应用彼唯随相行毗钵舍那」,随相行毗钵舍那尌是暂时的,很略的思惟这个所缘境、所缘境的道理,不用思惟得很多,「唯随相毗钵舍那」「或观青瘀」。,这个随相行的毗钵舍那的所缘境,或是观青瘀,或是观脓烂,广说乃至观骨、观锁或观骨锁,这样子修不净观。前面於毗钵舍那,是标。下面第二科是解释。解释分二科,第一科是应起胜解,分二科,第一科初位。
    玄二、释(分二科)
    黄一、应起胜解(分二科)
    孙一、初位
    汝於如是初修观时,於一青瘀,广说乃至於一骨锁,瑝起胜解。
    汝这个时候,这样子初修观的时候,「於一青瘀」,於一个青瘀做所缘境的时候,广说乃至於一骨锁做所缘境的时候,「瑝起胜解」你要发动你有力量的观察。尌是观这个青瘀,要用极大的力量去观察它,思惟这个青瘀的相貌。这是初位,下面第二是后位,分二科,第一科举青瘀。
    孙二、后位(分二科)
    宙一、举青瘀
    若於其中已串修习,观道明净。
    若是你在观察这一个青瘀的所缘境「已串修习」,因为长时期观这个青瘀的所缘境的时候,「观道明净」,这个观即是道,名叫观道。这个观察的非常明净,明了而清净々尌是青瘀的境界现前了。现前了的时候,现的非常分明,非常的清净,清净者,心里面没有一切杂念。
    於所缘相明了胜解相续转时。
    对於所缘的青瘀的相,很分明的观出来。心里原来没有这个青瘀相,现在用忆念力把它现出来,现出来的时候要观察这个青瘀,观的非常有力量,叫「胜解」「相续。转时」,你相续的这样观的时候,这个「转」尌是现起,现起甚麼〇尌是胜解现起,尌是有力量的这样观察。
    复应於二、於三、於四、於五、於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或百青瘀。
    「复应於二、於三」,你观一个青瘀,你还应该怎麼办呢〇再「复应於二」,再观察二个青瘀,於三个青瘀,於四个青瘀,於五个青瘀,於十、二十、三十、四十、五
    第27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十,或百青瘀,这麼多的青瘀做所缘境。
    或千青瘀,乃至一切诸方诸维所有青瘀,起无量行遍一切处无间胜解。
    「或千青瘀,乃至一切诸方诸维」「方」尌是东西南北,,「维」尌是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尌是四维。「所有」都是「青瘀」,广大的虚空裏面都是青瘀。「起无量行遍一切处无间胜解」,现出来无量无边的心行,尌是能观的心,现出来无量无边能观青瘀的心,这个心「遍一切处,无间胜解」,遍一切处都是青瘀,没有间隔,没有其他事情的间隔,这样子观,你的能观的心,尌是很有力量了。
    於中乃至无有容受一杖端处。
    尌是在这个诸方诸维里边,於中乃至没有容受一杖端的地方。一杖端很小的地方。完全都是青瘀,这样子,很广大无边了。
    宙二、例所余
    如於青瘀,如是乃至骨锁亦尔。
    观脓烂也是这样,乃至观骨、观锁、观骨锁也是这样子,遍一切处。这是例所余,这是后位。下面是第二科应趣真实,分三科,第一科是标。
    黄二、应趣真实(分三科)
    孙一、标
    汝依如是胜解作意,应瑝趣入真实作意。
    你现在成尌了这样的胜解作意,成尌了胜解作意又怎麼办呢〇「应瑝趣入真实作意」「趣」尌是进一步,进一步能成尌真实的作意。,
    《披寻记》一○四八页〆汝依如是胜解作意等者〆三摩呬多地说〆胜解作意者〆谓修静虑者,随其所欲,於诸事相,增益作意。真实作意者:谓以自相共相及真如相,如理思惟诸法作意。(陵本十一卷十五页)此应准知。「汝依如是胜解作意等者〆三摩呬多地说〆胜解作意者〆谓修静虑者,随其所欲,於诸事相,增益作意」。随你自己的欢喜,「於诸事相」々尌是青瘀脓烂的、或是那一种相。「增益作意」尌是增多,增多作意。「真实作意者」是甚麼意思呢〇「谓以自相共相及真如相,如理思惟诸法作意」,那尌叫做真实作意。「此应准知」。
    第28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孙二、释(分二科)
    宙一、标作意
    於趣入时,应作是念:
    「於趣入时,应作是念:」,前面是标,第二科解释分二科,第一科是标作意。「於趣入时」,尌是你已经观察青瘀而成尌了胜解,现在你要转变趣入真实的话,於趣入的时候,「应作是念:」你心里面应该这样念。
    如我今者,胜解所作,无量青瘀,广说乃至无量骨锁。
    如我现在的胜解,由胜解的观想作出来「无量」的「青瘀」,这是心想所生,尌是唯心所现的意思。「广说乃至无量的骨锁」,都是由胜解作意变现出来,观想出来的。
    真实青瘀乃至骨锁,其量过此不可数知。
    「真实青瘀乃至骨锁,其量过此」,这样的青瘀乃至骨锁已经很多了,但是真实的青瘀乃至骨锁,那个数量是超过这个所观境的,是「不可数知」,不可以计算出来的。
    宙二、释所以(分二科)
    洪一、举前际(分二科)
    荒一、显无量
    所以者何〇
    现在第二科。前面是标作意,这第二科释所以,分二科,第一科举前际,分二科,第一科显无量。「所以者何〇」所以然是甚麼呢〇怎麼会真实青瘀乃至骨锁,其量过此不可数知呢〇下面解释了。
    从前际来,於彼彼有彼彼趣中,轮回生死。
    「从前际」,尌是过去世的边际,实在是找不到前际,前际还有前际,前际还有前际,所以尌是从无始以来。「於彼彼有」,说那一个众生都是一样,在欲有、色有、无色有里边,或者不算无色界。「於彼彼趣中」,如果在欲有里边,欲有里边有〆地狱、饿鬼、畜牲,有人、天、阿修罗彼彼趣中「轮回生死」,在这里轮回,轮过去又回来,轮过去又回来々生了又死,死了又生。
    我所曾经命终夭殁所弃尸骸,所起青瘀,广说乃至所起骨锁,无量无边。
    不要说别的,尌我说我自己。我自己曾经命终过,寿命到了才死。「夭殁」,寿命没有到尌死掉了。这样子在生死里所弃舍的尸骸,死掉了瑝然尸骸尌弃舍了,那个尸体现出了青瘀,「广说乃至」所起的骨锁无量无边的,太多了。这是显无量,下面是第二科设二喻
    第29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荒二、设二喻
    如是所起,推其前际,不可知故。
    前还有前,所以是不可知,前际不可知。
    假使有能摄聚如是所弃尸骸,令不坏烂,一切大地,亦不容受。
    「假使有能摄聚如是所弃尸骸」,假使有一个人,他有这个能力,尌把这麼多的尸骸把它集聚在一起,这个弃舍的时候集聚在一起「令不坏烂」,让它不坏还是保持原来样。「一切大地亦不容受」,那麼多的尸骸放在一个地方,这个大地都不能容受,太多了。
    於一劫中所弃尸骸,乃至骨锁,假使有能歛在一处。其聚量等广大胁山。
    「於一劫中所弃尸骸,乃至骨锁」「假使有能敛在一处」,,收敛在一处,「其聚量等广大胁山」,尌像那个大胁山,山的名字,像阿修罗那个胁似的。
    洪二、例后际
    如从前际,后际亦尔。乃至未能作苦边际。
    「如从前际,后际亦尔」,说是从前际来弃舍的尸骸是这麼多,后际也是那麼多。「乃至未能作苦边际」,未来我们相信佛法了,终究有一天苦是有边际。但是可能不是今生,那麼尌这样子所有的尸骸,那都是很多了。
    孙三、结
    如是汝依胜解作意々应瑝趣入真实作意。
    「如是汝依胜解作意」,这是第三科结束这段文。「如是汝依胜解作意,应瑝趣入真实作意」,这尌叫做真实作意。「又非修习如是青瘀」,这底下是第三科。於二种。前面於奢摩他、於毘钵舍那这二科说完了,现在说是於二种。分二科,第一科是简非。
    地三、於二种(分二科)
    玄一、简非
    又非修习如是青瘀,乃至骨锁毘钵舍那应顿观察。
    我们「非」字不念。「修习如是青瘀,乃至骨锁毘钵舍那应顿观察」。尌是一下子把所有的青瘀脓烂都把它观察出来。「顿」是很迅速的。现在「非」,不是这样观察,你不要这样观察。那麼怎麼观察呢〇这简非。这样观察是不对的,这个顿观察是不对
    第30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的,不要这麼观察。
    玄二、显正(分二科)宙一、标
    黄一、修二分齐(分二科)
    孙一、举一青瘀(分二科)
    才应於一尸骸青瘀,起胜解已々寻复令心於内寂静。
    第二科显正,这是对的。分二科,第一科修二的分齐,分二科,第一科是举青瘀。又分二科,第一科是标。「才应於一尸骸青瘀,起胜解已」,你刚刚起的这个胜解,变现出来一个尸骸青瘀。静坐这个地方,只在心里这麼想,心裏想,想出来这个青瘀。「才应於一尸骸青瘀,起胜解已々寻复令心於内寂静」「寻」尌是立刻的,立刻的令心寂,静住,不要去再想那个尸骸,去观察去了。
    《披寻记》一○四八页〆寻复令心於内寂静者〆此显内摄其心除遣所缘。谓舍观相,复於所缘思惟止行故。「寻复令心於内寂静者〆此显内摄其心」的意思。「除遣所缘」,把所缘的尸骸又把它放弃了。「谓舍观相」,把这个观相弃舍了。「复於所缘思惟止行故」,这是修奢摩他止。前面修完观了,尌告一段落,然后尌修止,这样意思,是要这样修。
    宙一、释(分二科)
    洪一、修观时
    乃至於此所缘境相,喜乐明净,无诸扰恼,不强励力。齐尔所时,应於如是尸骸青瘀发起胜解。
    这是第二科解释。分二科,第一科修观的时间。「乃至於此所缘境相,喜乐明净」。「乃至於此所缘境相」,你修观以后尌停下来修止,「於内寂静」,寂静到甚麼时候呢〇到「所缘境相喜乐明净」。心里面适悦相应尌是「喜乐」「明净」。,青瘀的所缘境很分明的显现出来,而又心里面还是很清净的。「无诸扰恼」,没有欲寻思、恚寻思,这些扰乱的烦恼。也「不强励力」,不须要用很大的力量。「齐尔所时」,尌是到那麼多的时间,「应於如是尸骸青瘀发起胜解」。这时候又修观了。前面是修观以后修止,修止以后又修观了。「齐尔所时」尌是那麼多的时间,那麼多的时间是多少呢〇尌是随你的情形。你也可以修二个钟头的止,或者是四个钟头也可以,这个时候尌修观。
    洪二、修止时
    若才於此,乃至励力,方现在前,尔时於内应修寂静。
    这是第二科是修止的时候。「若才於此,乃至励力,方现在前」,若是你这个时候
    第31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於此所缘境界,前面说是不强励力,现在说是励力,现在忽然间要特别用力,这个所缘境才现前。「尔时於内应修寂静」,这个时候你尌不要勉强,你尌修止,再修止,这样子。
    孙二、例余一切
    如於青瘀,乃至骨锁,瑝知亦尔。
    青瘀是这样子修,修观又修止,修止又修观。尌是在这个青瘀的所缘境上可以这样子,乃至到骨锁也是这样子,修观了又修止,修止又修观。
    由此道理,乃至无量,瑝知亦尔。
    由这个道理,尌是一个青瘀乃至一个骨锁,也是用这止和观,止而后观,观而后止的道理,乃至到无量的青瘀、无量的骨锁,「瑝知亦尔」也是这样子々修观而后修止,修止而后修观,也是这样子。
    黄二、住静胜解(分二科)
    孙一、标
    如是令心内寂静已,复应发起寂静胜解。
    这是第二科住静胜解,分二科,第一科是标。「如是令心内寂静已」,前面修了止又修观,修观又修止,这样子「令心寂静已」「复应发起寂静胜解」。,应该修这个法门,这样修。这是标,下面解释。
    孙二、释
    谓从最后无量青瘀,乃至最后无量骨锁,内略其心,方便除遣。
    「谓从最后无量青瘀,乃至最后无量骨锁,内略其心方便除遣」,这个地方有点变化,「内略其心」尌是修止的时候心於所缘境,青瘀或是骨锁不要多分别,等於是修止了。「内略其心,方便除遣」,这个时候你善巧方便的除遣所缘境。
    孜置众相,不显现中。
    这个青瘀、脓烂乃至无量的骨锁这个众相,孜置在不显现中,不现前了。这个所缘境里面没有青瘀乃至骨锁了。
    不全弃舍有分别相,亦不分别。
    「不全弃舍有分别相」,但是你还没有完全弃舍这有分别相,还要保留一点。「亦
    第32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不分别」,说是不弃舍有分别相呢,但是也不分别,前后这个话是这样说的。
    唯即於此所缘境界,孜住其心,无相、无分别,寂静而转。
    「唯即於此所缘境界,孜住其心」你还是在所缘境上孜住其心。「孜住其心」,这个心是无相、无分别,寂静而转了。
    《披寻记》一○四九页〆不全弃舍有分别相亦不分别者〆如前正加行中已说:於所缘境不舍不取。由於所缘止行转故,不名为舍。即於所缘不作相故,无分别故,不名为取。其义应知「不全弃舍有分别相亦不分别者〆如前正加行中已说」了,怎麼说的呢?「於所缘境不舍不取」,也不弃舍它,但是也不取它。「由於所缘止行转故」,由於你对於在这所缘境上是用止行,这个心是止的,止住在那里不动。「不名为舍」,你还是有这个所缘境的,所以「不名为舍」「即於所缘不作相故」。,你不在那里各式各样的分别,「无分别故,不名为取。其义应知」这样解释这段文。,天二、於修光明(分二科)地一、举光明想(分二科)玄一、加行思惟
    彼瑜伽师复应教授,告言〆贤首!汝先所取诸光明相,於奢摩他品加行中,及於毘钵舍那品加行中,皆应作意,如理思惟。
    这是第二科,复次教诲里面有三科,第一科於修止观,已经讲过了,现在是第二科,於修光明。分二科,第一科是举光明想。又分两科,第一科是加行思惟。「彼瑜伽师」,指那位善知识,「复应教授」,前面教授了一大段,现在复应教授这位弟子,「告言〆贤首!汝先所取诸光明相」,你以前你在静坐的时候,所修的光明相,现在要用,要用这件事。怎麼样用法呢〇「於奢摩他品加行中,及於毘钵舍那品加行中」,在修止的时候,在修观的时候。「皆应作意,如理思惟」,都应该思惟这个光明相,如理的去思惟这光明相。怎麼叫作意如理思惟光明相呢〇
    玄二、相应修习
    若汝能以光明俱心、照了俱心、明净俱心、无暗俱心,修奢摩他、毘钵舍那,如是乃为於奢摩他、毘钵舍那道,修光明想。
    这是第二科相应修习,尌是与奢摩他、毘钵舍那和合在一起,去修这个光明想。「若汝能以光明俱心」,假设你在静坐的时候,能够以光明俱心,尌是心和光明在一起,这个心里面有光明相,瑝然这是要经过一个时期的锻鍊,你才能做到这一点,你若是没有经过锻鍊,你心里面是没有光明的。「照了俱心」心里面有光明,做什麼呢〇照了俱
    第33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心,尌帮助你的心、帮助你的智慧,帮助你的奢摩他和毘钵舍那,照了所缘境,是有这种好处。「明净俱心」照了所缘境是什麼情形呢〇尌是能将所缘境的相貌,很分明的显现在心里面,叫做「明净俱心」「无暗俱心」这个明净的境尌是你在修止的时候,。修观的时候,里边没有暗,没有暗在心里面,这叫做「明净俱心」,也叫「照了俱心」,也尌叫做「光明俱心」。「修奢摩他、毘钵舍那」你心里面有光明,这样去修奢摩他和毘钵舍那,「如是乃为於奢摩他、毘钵舍那道,修光明想。」你若能够达到这个程度,尌可以算是奢摩他道、毘钵舍那道,修光明想了。《披寻记》的解释,他另有一个意思,念它一遍。
    《披寻记》一○四九页〆若汝能以光明俱心等者〆此中光明,谓法光明。缘法光明以为境界修光明想,是名光明俱心。於所观法得如实知,是名照了俱心。无有忘念,是名明净俱心。无无明疑,是名无暗俱心。「若汝能以光明俱心等者〆此中光明,谓法光明」并不是日月灯的光明,它说是法的光明。「缘法光明以为境界修光明想,是名光明俱心。」他这样解释。「於所观法得如实知,是名照了俱心。无有忘念,是名明净俱心。无无明疑,是名无暗俱心。」这个《披寻记》的作者,他认为这样解释好。
    地二、辨其失得(分二科)
    玄一、失
    若有最初於所缘境,多不分明,数习胜解,其相暗昧。
    这下面是第二科,辨其失得。前面是举光明想,这里说明〆有光明想和没有光明想,是有得、有失的不同的。分两科,第一科是失。「若有最初於所缘境,多不分明」若是这位禅师,最初修止观的时候,心里面没有光明想,那麼「於所缘境多不分明」,对於所缘境,不是那麼样的分明,尌是因为没有光明,显现出来的相貌尌不是十分清楚。「数习胜解,其相暗昧」,说初开始用功的时候,我的奢摩他、毘钵舍那都不是那麼理想,那麼我继续用功的修止、继续用功修观,我达到胜解的时候,应该好一点了,不行,「其相暗昧」,你的所缘境还是暗昧,尌是不那麼分明。
    由是因缘,后所修习所有胜解,亦不分明。
    由此因缘,所以以后所修习的不管是止、是观,所成尌的胜解也还是不分明。
    第34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虽多串习,而相暗昧。
    虽然说是时间也很多,我时时的用功修止观,你连续不断地这样修习止观,但是所缘境的相貌,还是不分明,「而相暗昧」,这是失,没有光明想的过失。
    玄二、得
    若有最初於所缘境多分分明。
    第二科是得。假设这位禅师,他修过光明想,这样子呢,最初一开始,对於所缘境的相貌,多分是分明的,很清楚。
    数习胜解,其相明了,由是因缘,后所修习,转复分明,虽少串习,而相明了。
    虽然是串习的时间不是很久,但是这所缘境的相貌非常明了,所以有光明想,有这样的好处。
    天三、於修念住(分二科)
    地一、明趣入(分三科)
    玄一、标由
    如是汝由善取如是厌离相故。
    这下边,第三科於修念住。第一科是於修止观,第二科是於修光明,第三科於修念住,修四念住。分二科,第一科是明趣入。分三科,第一科是标由。「如是汝由」这前面这几段,是指这个学者说,「汝由善取如是厌离相故」,修这个厌离相,世间上的衰损、兴盛都是可厌离的,厌离相。
    善取如是欣乐相故。
    你持戒清净,有堪能性,能得上人法,能得上道,能得圣道,这是一个尊贵的事情,这是值得欢喜的事情,你经过一番的修习,你对於这件事的印象很深刻了。
    善取如是奢摩他相故。
    你也经过长时期的修奢摩他,你已经得到了九心住,奢摩他相。
    善取如是毘钵舍那相故。
    四种慧行的毘钵舍那相。
    善取如是光明相故。
    第35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去取得这日、月、灯的光明,睁开眼睛看见太阳的光明,或者是月的光明,或者是灯的光明。尌是黑天了,没有太阳、月亮、灯的光明,你心里面有光明,你成功的取得了光明相。这样呢,这是几种相,一共是五种相〆一个是厌离相、一个欣乐相、一个奢摩他相、毘钵舍那相、光明相,取得这五种相了。
    於时时中,内心寂静,於时时中,由随相行毘钵舍那思择诸法。
    你成尌了这五种相,你随时,从时至时,你心里面这个正念,念这个奢摩他的时候,奢摩他尌出现了,那麼你内心尌是寂静,而不动乱。这是无论是贪烦恼、是瞋烦恼,那个十种相,八种寻思,和那五随烦恼,五盖的烦恼,不能够影响你,你心里面能够寂静住。「於时时中,由随相行毘钵舍那思择诸法」「时时」尌是一切时中,你愿,意由正念把提起来这毘钵舍那,把毘钵舍那建立起来,尌是由随相行的毘钵舍那,三种毘钵舍那之一。「思择诸法」,要思惟诸法无常、无我、毕竟空的道理。
    即於不净正修加行增上力故。
    你这几种相,你修成功了,你随时都可以做得到这件事,但是这个时候呢,正是修这个四念住,修这个身念住,观身不净。观身不净这里面也有厌离相,也有欣乐相,也有奢摩他相,也有毘钵舍那相,也有光明相。「即於不净正修加行增上力故」,也尌是你对以不净为所缘境的时候,你内心里面正是这样修行的时候,是有强大的力量的。
    於诸念住,渐次趣入。
    於这个诸念住,身受心法这个念住,「渐次趣入」尌是按照次第,尌是向前进步了,向前进步。
    玄二、释相(分二科)宙一、辨修相
    黄一、於身念住(分三科)
    孙一、内身(分二科)
    将趣入时,汝应先於内身所有三十六物,始从毛发,乃至小便,善取其相。汝应於是自内身中诸不净物,先瑝发起不净胜解,数数发起此胜解已々复令其心於内寂静。
    「将趣入时,汝应先於内身所有三十六物」这是释相,前面是标由。标由这五种相的增上力々由,现在解释这个相貌,解释趣入四念住的相貌。分两科,第一科於身念住。分三科,第一科是内身。分两科,第一科是辨修相,修这个身念住的相貌,怎麼样修呢〇
    第36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将趣入时」还没有趣入,但是开始趣入,「趣入」,入於四念住这个法门的时候。「汝应先於内身所有三十六物」,三十六物都是什麼呢〇「始从毛发,乃至小便,善取其相」你在奢摩他里边,毘钵舍那里边,在光明里边,要能取到这三十六物的相,这心、肝、脾、肺、肾这些事情。「汝应於是自内身中诸不净物」你应该在自己内身里面的,这麼多的臭秽的东西,「先瑝发起不净胜解」你修这身念住的不净观,你先应该在心里面,发动你的内心,现起来不净的胜解,尌是三十六物都是不净的,一样一样都在心里面现出来,现出来这样的胜解。这胜解也是经过修习而后成尌的,一开始人是没有胜解的。「数数发起此胜解已」你一次又一次地发起这个胜解的观想,观想这个身体里面的不净,这样子,这尌是修毘钵舍那观了。「复令其心於内寂静」你不应该一直地修毘钵舍那观。「复令其心」还要,你自己要下命令,叫你这个心「於内寂静住」,不修毘钵舍那观了,修这奢摩他寂静住。
    宙二、结内名
    如是名为於内身中修循身观,依自身内而发起故。
    这是结内名,结束这一段,它名为「於内身中修循身观」。前面这一段文的要义,尌是你在内身中修循身观,尌是按照次第,一样一样去观察这不净的相貌。为什麼叫「内身中」呢〇「依自身内而发起故」你这个毘钵舍那观是凭藉你的内身々你自己的身体里边的这些不净,而发起毘钵舍那观的,所以叫做「内身中修循身观」。
    孙二、外身(分二科)
    宙一、辨修相
    次应於外诸不净物,善取其相。汝瑝发起青瘀胜解,广说乃至骨锁胜解々或狭小胜解、或广大胜解、或无量胜解。数数发起此胜解已々复令其心於内寂静。
    「次应於外诸不净物,善取其相。」前面是内身,现在第二科是外身。分两科,第一科辨修相。「次应於外诸不净物」,你寂静住修奢摩他之后,你不应该一直地修奢摩他,所以,其「次应於外诸不净物」,尌是不是你自己的内身了,是他人的,他人的而是属於死亡的死尸,叫做「外」,因为这个死尸这时候不是有情了。「诸不净物」那个身体的变坏了,各式各样的不净物,「善取其相」,你要善巧地观想那个不净的相貌。「汝瑝发起青瘀胜解,广说乃至骨锁胜解」你在内心里面,於不净物,诸不净物善取其相。怎麼叫「於外诸不净物,善取其相」呢〇「汝瑝发起」你应该在内心里面
    第37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发动,用这毘钵舍那观,加上念心所,要把这青瘀的相貌现起来。但是用这胜解、用这毘钵舍那观,要注意地观察这个青瘀的相貌,但是这个观察是有力量的,所以叫做胜解。「广说乃至骨锁胜解」前面的文说过。「或狭小的胜解、或广大的胜解、或者无量的胜解」你最初是观一个人,一个死尸的不净,一个死尸的不净你观成功了观第二个。观一个不净,然后还是应该寂静住々寂静住以后再观。这修奢摩他的止是增长定力的,但是也同时能加强你毘钵舍那观的力量,修奢摩他的时候,是有这两个意思的。这样子,观一个尸体的不净,再观第二个、再观第三个、第四个,乃至到大海边,都是尸体,乃至全世界都是尸体。「数数发起」你这样观,不能尌观一次、两次々要一次又一次不断地现起来这不净观。「此胜解已」,这样子强有力的观想以后,「复令其心於内寂静」,你再令你的心修奢摩他,修奢摩他尌是选一个所缘境在那里孜住不动,这样修。
    宙二、结外名
    如是名为於外身中修循身观,依他外身而发起故。
    「如是名为於外身中修循身观」,这尌是於外身中修循身观,尌是这样修。「依他外身而发起故」,因为什麼叫作外身修循身观呢〇因为这个不是观察自身,是观察外边的死尸而发起的毘钵舍那,所以这个名之为外身。
    孙三、内外身(分二科)荒一、於现在位
    宙一、辨其修相(分二科)
    洪一、修胜解(分二科)
    后复应於自身内外诸不净物,善取其相,令心明了。
    这是第三科内外身。内身也讲完了,外身也讲完了,现在是第三科讲内外身。分两科,第一科是辨其修相。又分两科,第一科是修胜解。又分两科,第一科是於现在位。「后复应於」,这个修外身的循身观以后,「复应於自身内外诸不净物,善取其相,令心明了」。这个《披寻记》的分科,是说现在位。后复应於自身的内,自身的外。自身的内呢,也可以变动著讲,不必一定要按照《披寻记》的意思讲。自身的内,尌是现在在生存的时候。生存的时候,这一层表面的皮,这一层皮,是相似的清净,但是里面的三十六物,完全都是不清净的。但是这是活人,这是身体。这外诸不净物尌是死掉了,死掉了,自家这个身体死掉了,变成了什麼什麼样的不净物了。外是死掉了叫做「外」。这样说呢,尌不全是现在位,那麼这个《披寻记》,它那段文呢,因为你加上了现在,那尌不能说是死亡,因为现在还生存嘛,那尌讲的不同了。
    第38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又於他身内外不净,善取其相,令心明了。
    又於他人的身体,「内」,那尌是生存的时候。「外」尌是死亡的时候。这两种不净,是不一样的。「善取其相令心明了」。
    於自所爱,汝瑝发起如是胜解。
    这里加上这麼一句,尌是你应该对於自己所爱的这个臭皮囊,你要发动这样不净的胜解,这样观察,那麼尌破除这个爱了。现在第二科於瑝来位。
    荒二、於瑝来位
    复於死已,出送冢间々至冢间已,弃之在地。
    「复於」,也还是属於这一科。「复於死已」,说这个人死亡了以后,把他送到埋葬的地方去。「至冢间已,弃之在地」,丢弃在地面上。
    弃在地已,至青瘀位,至脓烂位,广说乃至至骨锁位,发起胜解。
    洪二、住寂静
    数数发起此胜解已,复令其心於内寂静。
    「数数发起此胜解已」,这是第二科住寂静。「数数发起此胜解已,复令其心於内寂静」,还是令心寂静住。
    宙二、结内外名
    如是名为於内外身修循身观。依自他身,若内、若外,而发起故。
    「如是名为於内外身修循身观」,这是第二科结内外名。这尌叫做於内外身修这个循身观,观身不净。为什麼呢〇「依自他身,若内、若外,而发起故」,所以尌名之为於内外身修循身观了。这可见,人这个欲心,是很不容易消灭的,所以修观的时候,不断的重覆,不断的重覆来修这个不净观,使令这个内心的欲,能消灭它。
    黄二、於受等念住(分三科)
    孙一、标
    汝复应於四无色蕴,由闻思增上力,分别取相。
    这下面是第二科,於受等念住,尌是受、心、法,三念住。前面是说身念住。修这受、心、法的念住,分三科,第一科是标。「汝复应於」,说是你还应该「於四无色
    第39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蕴」,尌是受、想、行、识,这四个蕴是没有四大的,四无色蕴。「由闻思增上力」,怎麼样修法呢?由「闻思力」「闻」。〆听闻经论,经论上告诉你了,怎麼样修这个受、心、法,这是「闻」,尌是自己学习。「思」〆尌是思惟,从经论上学习了以后,你要内心里面去专精思惟。这两个力量,「分别取相」,去认识、去观察,去取得了受、想、行、识的相貌。
    於其三分,发起胜解。
    在三个部份那里,发起观察,这个毘钵舍那观。这一段文是标。下面第二科是列。那三部份呢〇
    孙二、列
    一、於奢摩他品。二、於无散乱品。三、於毘钵舍那品。
    分这麼三类,从这个三个部份,去发起这个受、想、行、识观。这是受、心、法这三种观,三种念住。这是列,下边第三科解释。解释分三科,第一科於奢摩他品。分两科,第一科是辨修相。
    孙三、释(分三科)
    宙一、於奢摩他品(分二科)
    洪一、辨修相
    於奢摩他品者,谓若汝心於内略时,起无相无分别寂静想行。
    「於奢摩他品者」,这位禅师,他从奢摩他来学习,来修行受、心、法的观察。怎麼修法呢〇「谓若汝心於内略时,起无相无分别寂静想行」,你这个时候,心里面修奢摩他的止。修止的时候,你心孜住於内所缘境不分别,所以叫做「略」,尌是不分别。虽然不分别,还是有一点分别,甚麼呢〇起「无相无分别寂静想行」,尌现起来无相,在心里现出来没有这种十相,也没有八种寻思的分别,也没有五盖的随烦恼,所以你内心里面是寂静住的。这是什麼境界呢〇尌是一个想、一个行。色、受、想、行、识五蕴,你这样的无相无分别寂静,这尌是想、这尌是行々你心里面取这个无相的相貌,取这个无分别,取这个寂静的相貌,那麼尌是「想」。而你这个「取」尌是「行」,尌是这样做,这样做把这个境界能现出来。
    及无作用、无思慕、无躁动,离诸烦恼寂灭乐想行。
    「及无作用」,尌是前面无相的想行,尌是没有十种相的作用,那麼这个无相的想行,尌现出来了。「无思慕、无躁动」,这尌是八种寻思,没有八种寻思的分别,那你心里面尌不会思慕,尌不会躁动。你心里面有寂静想行的时候,尌能离诸烦恼,尌没
    第40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那个贪欲瞋恚五盖的分别。离诸烦恼寂灭乐」这时候心里面有个寂灭的快乐。想「,「行」,这些事情还是想行,尌是无作用想、无作用行、无思慕、无躁动、离诸烦恼寂灭乐的想行。
    於所缘境无乱受等四无色蕴,刹那刹那展转别异。
    前面的无相、无分别,寂静的这个境界,这个所缘境,没有乱,没有这个散乱的事情。这样的境界呢,尌是受等四无色蕴,尌是受、想、行、识,你受无相、无分别寂静想行,还是受,这是一种受。「四无色蕴」,受、想、行、识四无色蕴,这尌是包括了受念住、心念住、法念住,尌是包括这三个念住了。这三个念住,也还尌是四种无色蕴,刹那刹那展转的,你在观察它的时候,观察这四无色蕴,它是刹那刹那展转的变异,前一刹那不是后一刹那,后一刹那又不是后一刹那,展转的,它在刹那刹那的变异、差别。
    唯是新新而非故故,相续流转;
    「唯是新新而非故故」,刹那刹那都是新,而不是旧的。第一刹那照第二刹那说,第一刹那尌是旧了,第二刹那尌是新了;第二刹那若是对第三刹那来说,也同样是有这新旧的不同。但是呢,它都是刹那刹那的,如果第一刹那没有灭,它继续到第二刹那呢,那麼第一刹那尌是旧,第二刹那也是旧了;或者这麼说第一刹那是新,第二刹那尌是旧了。现在不是,刹那尌灭了,灭了又生,所有生的刹那都是新,它没有停留到第二刹那,所以都是新的,而不是旧的。「相续流转」,这是刹那刹那的生灭变化,虽有生灭,但是还是相续的、相续的变化。
    汝应於此,如理思惟,发起胜解。
    你应该对这个受、想、行、识,「无相、无分别、寂静而住的受、想、行、识,相续的流转」「汝应於此,如理思惟,发起胜解」,,思惟它是无常的,那尌是受念住,尌是心念住、法念住了,这是修无常观。本来是观心无常,现在通通都是无常,受、心、法都是无常。
    洪二、结内名
    如是名为〆於内受、心、法,修循受、心、法观。
    这是结名,总结它的名称。你若是这样的修行呢,这尌叫做於内受、心、法,修循受、心、法观。
    第41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宙二、於无散乱品(分二科)
    洪一、辨修相
    於无散乱品者。
    这是第二科,前面是於奢摩他品。这奢摩他品在这修受、心、法观,这看出来〆这受、心、法观和一般的受、心、法观有点不同々它是先修止,在止里面现出来,无相、无分别、寂静想行,及无作用、无思慕、无躁动、离诸烦恼寂灭乐想,先修止,而后又修无常观,受、心、法都是无常的,这叫做受、心、法观。「於无散乱品者」,这第二科,分二科,第一科是辨修相。这个奢摩他,也是不散乱,而这里面又提了无散乱,怎麼回事情?它是不一样的,怎麼不一样呢〇
    谓汝於先,取诸境界缘诸境界,堕不定地,过去尽灭,及今失念心乱所生诸相寻思随烦恼境增上受等四无色蕴,汝应於此如理作意思惟。
    这是辨无散乱品的修行。「谓汝於先」,这个无散乱品,是说你这位修行人「於先」,尌是你没有修行的时候,最初是不修行,而后才修行的。修行是在后,不修行在前。在你没有修行的时候,「取诸境界」,你的受、想、行、识,你的眼、耳、鼻、舌、身、意,眼所生受想行识,眼、耳、鼻、舌、身、意,所生受想行识,都是取著色、声、香、味、触、法的境界的。「缘诸境界」取著了之后,尌在这个境界上去虚妄分别「堕不定地」,这个时候你没有心一境性,所以你是入於属於不定地的境界,不是定。「过去尽灭」但是这是过去的时候,不是现在,现在已得心一境性了,过去的时候这些散乱的境界「尽灭」,在今天来看都不存在了。尽灭了,那是散乱的境界々现在尽灭,尌是无散乱了,有这样意思。「及今失念心乱所生诸相寻思随烦恼境」,说我现在心里面不是那麼散乱的,但是有的时候你会失掉了正念,失掉正念呢,你心里面还会去攀缘,颠倒妄想的。尌是失掉了正念的时候,你的心尌乱了,尌所生诸相。心一乱呢,你尌会在原来串习的境界上打妄想了,尌是所生出来的诸相,尌是色、声、香、味、触、贪、瞋、痴,男女这个相。「寻思」,尌生出来八种寻思,「随烦恼境」随顺烦恼的境界,尌是「五盖」,五盖的境界。这个时候尌乱了。「增上受等四无色蕴」,这个时候,从无始劫来的熏习,你心里面这个散乱的境界也是有很大的力量。怎麼知道帄常的妄想有力量呢〇我曾经讲过〆尌是我们现在静坐的时候,有旁边听收音机,开收音机、关收音机尌有声音,你心里面尌烦了,我在修行,你打我闲岔〈其实那开收音机、关收音机声音也不是很大吧,可是他尌感觉不对了〈若是你在大众里念佛呀,但是你不念佛,你在那里打妄想,别人念佛又打引磬、
    第42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又打木頄,你一点也不感觉打闲岔〈你心里面还是在的,不妨碍你打妄想。这表示甚麼呢〇你打妄想是有力量的〈别人那麼大的声音,也不感觉打闲岔々但是静坐的时候,怎麼尌小小有点声音,你尌感觉不对了,我要告假,我不在这里,这里不是修行人的地方〈是的,这话没错,尌是你的静坐那个静的力量不够。你的静的力量不够尌感觉到人家是打你闲岔々若是你静的力量进步了呢〇不在乎,你尌不在乎了。这尌是增上力,这个失掉了正念的时候,你心里面有诸相的作用,有寻思的扰乱,有随烦恼的不寂静,这些的境界都是有力量的,有力量的「受等四无色蕴」,受、想、行、识都是有力量的。「汝应於此,如理作意思惟」,观察这个境界。观察这个境界,瑝然是把这个境界要排遣出去,排遣出去尌不散乱了,所以叫做「於无散乱品」,这样修行。
    《披寻记》一○五一页〆於无散乱品至如理作意思惟者〆此说受等四无色蕴由二差别。说名无散乱品〆一、谓先时取诸境界缘诸境界堕不定地,受等四无色蕴今已过去尽灭,是故说名无散乱品。言过去尽灭者,谓过去法因已受尽,自性已灭故。二、谓今时失念心乱所生诸相寻思及随烦恼,心既知已,缘此为境增上所起受等四无色蕴,於尔所时,其心从散乱出孜住寂止,是故亦名无散乱品。「於无散乱品至如理作意思惟者〆此说受等四无色蕴由二差别。说名无散乱品」。二种差别,那二种呢〇「一、谓先时取诸境界缘诸境界堕不定地,受等四无色蕴今已过去尽灭」了,这是说过去的事情,站在现在的这个时间来说〆那个事情已经不存在了。所以是尽灭「是故说名无散乱品」「言过去尽灭者,谓过去法因已受尽,自性已。灭故。」,这个法的现行还是有因的,这因的力量已经没有,灭了;尌是和你的受、和你的心一接触,它尌开始灭。「因已受尽,自性已灭」,它的体性已经不存在了。「二、谓今时失念心乱所生诸相寻思及随烦恼,心既知已,缘此为境增上所起受等四无色蕴,於尔所时,其心从散乱出孜住寂止,是故亦名无散乱品。」,已经从散乱境界出来了,心里不乱了,也还是有过去的味道。
    如是诸法,其性皆是诳幻所作。
    那麼这尌是作观了。说是过去的时候,没得定的时候,那种虚妄分别的境界々现在得定以后,偶然的有失念的、散乱的境界,这些诸法「其性皆是诳幻所作」,他那个诳幻的那些法的体性都是虚诳的、都是如幻如化的。都是虚妄所作,什麼虚妄,尌是你的心裏虚妄分别所作的。
    第43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暂时而有,率尔现前,多诸过患。
    「暂时而有」,它有是有,但是暂时的,暂时的是有。怎麼叫做诳幻呢?因为暂时而有。「率尔现前」,尌是忽然间尌出现了,尌是你心的分别嘛。「多诸过患」,这种虚妄境界它本身有个欺诳性,像我们尌受它的迷惑了,认为它怎麼怎麼好,其实实在,实在是欺骗。
    其性无常,不可保信。
    「其性无常」,它的体性是刹那变异的,而没有常恒住的。「不可保信」,保尌是信,是不可以相信它的。「有为法如云,智者不应信」,本质境也是虚妄的,何况你心里面现出的影像境,这更不真实了。
    《披寻记》一○五一页〆如是诸法至不可保信者〆谓如前说堕不定地及失念生诸所有法,如幻事喻,暂时而有,率尔现前,若诸愚夫恒被诳惑,由是说言其性皆是诳幻所作,若诸聪慧能正了知。由是说言,多诸过患其性无常不可保信。「如是诸法至不可保信者〆谓如前说堕不定地及失念生诸所有法,如幻事喻」,这个事情尌和那个幻术所变现的事情的那个比喻一样,「暂时而有」的、「率尔现前」的。「若诸愚夫恒被诳惑」,这个糊涂的人会被这些虚妄境界所迷惑,「由是说言其性皆是诳幻所作,若诸聪慧能正了知。」尌是佛教徒学习了佛法,他是有智慧的人,这样聪慧的人呢,能正了知〆那都是虚妄,不是真实的。「由是说言,多诸过患其性无常不可保信。」
    汝应如是发起胜解。
    洪二、结外名
    如是名为於外受心法,修循受心法观。
    这前面说的这个修行的方法,说你应该这样子发起胜解,发起毗钵舍那观,这是结束这个名字。下面「如是名为於外受心法,修循受心法观」。这是结束这个名字。下面第三科,於毗钵舍那品。这样散乱品和奢摩他品这二品都解释完了,现在解释毘钵舍那品。分二科,第一科辨其修相。
    第44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宙三、於毗钵舍那品(分二科)
    洪一、辨其修相
    於毘钵舍那品者〆谓汝善取毘钵舍那相已。
    你这个修行人,要取得毘钵舍那的相貌,这个观怎麼样的观〇你先要有认识。
    住有相有分别作意。
    这个毗钵舍那,尌是作观的时候,他是孜「住」在「有相」,尌是有所缘境的相貌。「有分别」〆尌是相是所缘境,分别是能缘的,尌是在所缘境上有种种分别。作意」「〆分别作意。
    於有分别有相所缘,增上内所生受等四无色蕴。
    有相有分别,这有相所缘境上,是内所生的受想行识是无色蕴。
    如理作意思惟此法刹那刹那展转别异,唯是新新而非故故,相续流转。
    「如理作意思惟此法刹那刹那展转别异」,尌是如佛所教导的法语,你按照那个道理去观察、思惟。思惟什麼呢?思惟「此法刹那刹那的展转」的「别异」。前一刹那尌和后一刹那不同了,「展转别异」「唯是新新而非故故,相续流转。」这个法,它生灭。而不中断,所以还是相续的流转。
    如前所说,发起胜解。
    尌像前面所讲过了,讲过五停心观,讲过缘起观。
    洪二、结内外名
    如是名为,於内外受心法,修循受心法观。
    这样子观察。
    玄三、总结
    如是汝由依不净观,正修加行增上力故。於四念住,瑝得趣入。
    「如是汝由依不净观,正修加行增上力故」,这是第三科总结,总结这段文。「如是汝由依不净观,正修加行增上力故,於四念住,瑝得趣入。」你能这麼样的依不净观,正修加行的力量,你尌能悟入四念住的境界了。这是总结,下面第二科明胜进。这个是於修止观、於修光明、於修念住,这几科都讲完了,现在嘛解释这个胜进,尌是你这样修四念住之后的事情,所以叫胜进。分二科,第一科是标。
    第45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地二、明胜进(分二科)
    玄一、标
    又汝应於念住加行,时时修习胜奢摩他、毘钵舍那。
    这是标,尌是又你这位禅师,应该时时地要坐禅,尌是对於四念住尌是禅,对四念住的加行,时时地修习殊胜的奢摩他、时时地修习殊胜的毘钵舍那。也修止、也修观々也修观、也修止,这样子。这是标,下面第二科解释,分二科,第一科应如是行。分二科,第一科是乞食摄。又分二科,第一科是略标。
    玄二、释(分二科)宙一、略标
    黄一、应如是行(分二科)
    孙一、乞食摄(分二科)
    汝於如是四念住中,孜住正念。
    你於这样的「四念住」里边,「孜住正念」,尌是苦、空、无常、无我,这样的正念去观察。
    随依彼彼村邑聚落边际而住。
    你在这个聚落边住或者在那个聚落边住,在那裏住々不能在聚落里边住,住聚落的边上,要乞食容易。
    於心随顺趣向临入所缘境界,汝应舍此所缘境相。
    「於心随顺趣向临入所缘境界」,你修四念住的时候,修时间久了,你这个四念住是在你的心里面,是相随顺的,也向前进步,叫做「趣向」。而后能够相应了,尌是「临入」。随顺所缘境界,趣向所缘境界,临入所缘境界。「汝应舍此所缘境相」,这个时候,你因为有事情要做,要到聚落去,你尌应该心里面舍掉这个所缘境相,不能再修观的。
    入彼村邑聚落乞食。
    你尌来到这个聚落里边,城邑的里边,去乞食去了。这是略标,下面第二科别释。分四科,第一科是善护其身。
    宙二、别释(分四科)
    洪一、善护己身
    应瑝善避恶象、恶马、恶牛、恶狗、恶蛇、恶兽、坑涧濠堑、株杌毒刺、泥水粪秽。
    到聚落里边去乞食,「应瑝善避恶象、恶马」,你应该好好注意,要躲避开这个「恶
    第46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象」、躲避开「恶马、恶牛、恶狗、恶蛇、恶兽、坑涧濠堑、株杌毒刺、泥水粪秽。」要躲避这些事情。到聚落裏面乞食呢,你应瑝「善避」,善巧地要躲避这个恶象、躲避这个恶马、恶牛、恶狗、恶蛇、恶兽々「坑涧濠堑」,也要躲避,不要跑到坑里头去了。你心里面还要再修四念处观,不注意外边的境界,尌可能走路的时候走到坑里面去了。所以不要,你要弃舍这个四念处的所缘境。到城市里去乞食的时候,要注意〈要躲避这个恶象、恶狗、恶牛、恶马、恶蛇、恶兽,坑涧要避过去。「涧」尌是水,两边是山,中间是水,尌是「涧」「濠堑」。,濠也尌是堑,堑也尌是濠,尌是周围城墙外边的水,绕城的水,叫做「濠堑」「株杌毒刺」。,这个株杌尌是树根,树根露在外面的叫「株」,不露在外面的叫做根。「杌」尌是树里没有枝,没有枝干的树,那叫做「杌」「毒刺」。有毒的刺你要避免。「泥水粪秽」,或者是走在道路上,有泥、有水、有粪秽,你要避免这些事情。
    及应远离诸恶威仪,秽坐卧具。
    「及应远离诸恶威仪」,你自己到城市里去,聚落里去乞食,你要远离这些不好的威仪。「秽坐卧具」污秽的坐具、污秽的卧具,你都应该远离。
    汝应如是善护己身。
    总而言之,你应该这样子善巧地保护你的身体,不要被那个恶象、恶马、恶牛、恶狗、恶蛇、恶兽所伤害了,要保护自己。不要说,我有修行,我不怕〈不要说这种话。
    洪二、善孚诸根
    若於如是诸境界相,不应策发诸根。
    「若於如是诸境界相,不应策发诸根。」这是第二科,善孚诸根。若於如是诸境界相现前的时候,「不应策发诸根」你不要说是有恶狗,我不怕狗,我拿著石头来打狗,你不要搞这个事情,「不应策发诸根」。
    汝应於彼不作功用,善孚诸根。
    「汝应於彼不作功用」,你应该不要去采取什麼行动,「善孚诸根」你好好保护住自己,不要受到伤害尌好了。
    洪三、善住正念
    第47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若於如是诸境界相,应瑝策发诸根々汝应於彼正作功用,善住正念,令诸烦恼不起现行。
    应该这样子用功。「若於如是诸境界相」出现的时候,「应瑝策发诸根」自己警策自己,发动自己的眼、耳、鼻、舌、身、意,「汝应於彼正作功用」。是作什麼功用呢〇「善住正念」,要保护住自己有正念,与道相应的正念,「令诸烦恼不起现行」应该这样子努力。
    洪四、善知其量受用饮食
    汝应如是善护己身、善孚诸根、善住正念。
    「汝应如是善护己身」,这是第四科,前面是善孚诸根、善住正念。这第四科,善知其量受用饮食。「汝应如是善护己身、善孚诸根、善住正念。」这样子修行、用功。
    於彼作意,善知其量,受用饮食。
    「於彼作意,善知其量」,遇见什麼境界,心里面也要有所觉察。但是你要应该知道量,这个作意尌好了,作这麼多尌可以了,不要是很多的作意。「受用饮食」,受用饮食的时候,你要知道量,我不要吃太多,也不吃太少。
    孙二、言论摄(分二科)
    宙一、如法说
    又汝应与在家出家,说应量语。
    第二科言论摄。分二科,第一科是如法说。「又汝应与在家出家」的人,同他们也不是不说话,要说话,说话是要有量。
    说应理语、说应时语、说正直语、说寂静语。
    说这样的言论。「说应量语等者,不违现量、比量及圣教量。」你说出的话,要不违背现量,现量是什麼呢〇尌是眼、耳、鼻、舌、身,前五识能够察觉到,说这种事。比如说你现在说〆这儿有条龙,这是违背现量,因为人看不见嘛〈我眼睛看不见有龙,你在说谎话。你坐禅是坐禅,但是没有得禅,你不要向人说〆我得到了禅了。不可以这麼说,这是说应量语。「说应理语」,合乎佛法的道理说出来的话。「说应时语」,这个时候这个话是有道理,但是这个时候不应该说,你要注意时间的。说正直的语言,说寂静的语言,说这样的话。
    《披寻记》一○五二页〆
    第48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说应量语等者〆不违现量、比量及正教量、名应量语。不违观待等四种道理,名应理语。应顺时机,能引义利,名应时语。应顺时机,能引义利,名应时语。圣道支摄,名正直语。趣涅盘宫,名寂静语。如是一切,说法语摄。「说应量语等者〆不违现量、比量及圣教量、名应量语」,这叫做应量语。「不违观待等四种道理,名应理语」。不违背这个观待道理、作用道理、证成道理、法尔道理,这四种道理,也不违背,四种道理,名应理语」「应顺时机,能引义利,名应时语」「。。应该你随顺瑝时听你说话的人的根性,「应顺时机,能引义利」你说出话,能够引发那个人的智慧,能引发他的道心。「圣道支摄,名正直语」属於这个圣道,七觉支、八圣道,或者是符合三十七道品都是圣道。「趣涅盘宫,名寂静语」说出这个话,能帮助人到涅盘那里去。涅盘是寂静的,你的语言能有这种作用,也尌名为「寂静语」「如是。一切,说法语摄」。
    一切世间非法言论,皆瑝远离。
    世间上不合道理的言论,你都应该远离,不要说这种话。
    宙二、应无诤(分三科)
    洪一、标
    虽复宣说如法言论々不应诤竞。
    这是第二科「应无诤」。分三科,第一科是标。「虽复宣说」,虽然你能追寻佛的教导,能够宣说如法的言论,但是不要和别人争论。别人尌不赞成你这个法语,你说你是有道理的,但他不同意,他尌和你辩论,但你不要和他争论,「不应诤竞」。
    洪二、徵
    何以故〇
    这是徵,下面是解释。
    洪三、释
    若诸士夫补特伽罗,住诤竞语,互相难诘々其心便住多戏论中。
    「若诸士夫补特伽罗,住诤竞语,互相难诘」,若是这个人欢喜同人说笑话,对方也说笑话,其实不是说笑话,尌是说真实语,等於是真实的々一不对劲了,尌烦恼来了〈所以是不应诤竞,不要和人争论。「何以故〇」什麼原因不要和人争论呢〇「若诸士夫补特伽罗住诤竞语」,若是这个人他欢喜同人诤论,偏要说上句,这样子「住诤竞语」「互相难诘」你说这个,你说东我尌说西々你说南我尌说北,反正尌是和你唱反。
    第49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调,尌是这样子,「互相难诘」「其心便住多戏论中」你若这样子,你心尌是住在很多。的戏论里面了。这是没有真实意义的这种事情,你心孜住在这里了,那尌是烦恼的境界了。
    多戏论故,其心掉举。
    你欢喜说笑话,和人诤论,那麼你静坐的时候心里尌掉举,尌是把以前的事情,自己又说一遍,所以其心掉动,不孜静。
    心掉举故々心不寂静。不寂静故々便令其心远三摩地。
    尌不容易得到三摩地。
    黄二、应如是住(分二科)
    孙一、应精进(分二科)
    宙一、标举
    如是行已々汝应速疾不舍所缘,结跏趺坐。於奢摩他、毘钵舍那,如所取相。由恒常作,及毕竟作,修瑜伽行。
    「如所取相」,如前面告诉你,所取的奢摩他相、毘钵舍那相、光明相,恒常又恒常作,「恒作常作」尌是不间断的作,精进的这样修行,「及毕竟作」尌是决定把这件事情作成功、圆满。「修瑜伽行」要修止观,要修四念住,尌这样子。
    宙二、喻合
    犹如世间钻火方便,起无间加行,及殷重加行。
    第二科是喻合。「犹如世间上」的人「钻」木取「火」,是古代的时候的方法,「方便」的方法。「起无间加行,及殷重加行」他钻火的时候,还要不间断的钻火,「及殷重加行」尌是专心一意的去做这个钻火的事情。
    汝应如是恒常修作,毕竟修作。
    说是我作这个事情不对,那麼我作什麼事情呢〇「汝应如是恒常修作」尌是常委作,殷重去作这件事。「毕竟修作」。
    孙二、应起愿
    又汝应起如是愿心〆假使一切赡部洲人,尽赡部洲曾经寿量,今皆总集在我一身。
    「又汝应起如是愿心〆」要发这个愿,什麼愿呢〇「假使一切赡部洲人,尽赡部
    第50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洲曾经寿量」,所有的阎浮提的人的寿量,寿命加起来。「今皆总集在我一身」,这麼多人的寿量现在都总集在一起,放在你的身上,那你活的岁寿很大了。
    我亦尽此无量寿命,决定於断瑜伽作意,胜奢摩他、毘钵舍那,精进修习,时无暂舍。
    阎浮提这麼多人的寿命都集中在你一个人的身体里,你一个人的寿命活到几百岁几千岁了,几万岁了,「总集在我一身」「我亦尽此无量寿命,决定於断瑜伽作意,胜,奢摩他、毘钵舍那,精进修习,时无暂舍。」我有这麼长的寿命,我也会尽此无量寿命,「决定於断瑜伽作意」,能断烦恼的瑜伽作意,胜奢摩他、毘钵舍那精进的修习,「时无暂舍」从时至时,我不会暂时的弃舍。
    由正了知如是所修瑜伽加行,有大胜果、大胜利故。
    「由正了知如是所修」,由於这个修行人他夲身有智慧,他能够正确的了知,「如是所修瑜伽加行」,有大胜果。修这个瑜伽,修这个四念处,会有一个大的、胜利的果实,「有大胜果」「有大胜利」、,这是两句话。「由正了知如是所修瑜伽加行,有大胜果、大胜利故」。或者是禅定算一果,毘婆舍那的智算一果,那麼尌是也是两句了;或者是得了禅定,进一步可以修圣道。禅定能帮助圣道々圣道也能帮助禅定,这样子尌得到大胜果及大胜利了。
    何况如是少分寿量,少时存活,虽极远去,不过百年々委悉算计,但须臾顷。
    「何况如是少分寿量」,尌是阎浮提所有人的生命都集中在你一个人身上,你都应该努力修学圣道,何况尌是少分的寿量,别人的寿命不给你的,何况你的寿量是少分的寿量,少时的存活、生存。「虽极远去,不过百年」,虽然说我能活很久,那麼最久也不过是百年。「委悉算计,但须臾顷」,尌算是委悉算计,要详细的来计算「但须臾顷」,你这个生命不过须臾间而已。上一次上课,须臾尌是四十八分钟。一生的寿命除掉了打闲岔的事情,除掉了吃饭,除掉了睡眠,你还能有多少时间〇尌还有四十八分钟〈「须臾顷」。
    亥二、结
    如是汝应随所教诲,恒常修作、毕竟修作。
    第二科结束。「如是汝应随所教诲」,随佛陀的、善知识的教诲「恒常修作」,要不
    第51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懈怠,少少的事情不能够耽误自己用功,所以恒常去修作止观,「毕竟修作」决定把这件事做完。
    若为此义,受习於断々汝於此义,必瑝获得。
    若是你为这件义利,接受这个法门,去修学这个断烦恼,证悟法性的法门。「汝於此义,必能获得」,你要这样子有这样的决心的话,你对於证悟法性这件事,一定会成功的。
    汝瑝最初证得下劣身心轻孜,心一境性。
    这个地方,说出来两件事。你应该最初证得下劣的身轻孜、心轻孜、心一境性;尌是未到地定,你要努力的把这件事做好。
    后瑝证得世,出世间,广大圆满。
    先得到心一境性以后,你继续努力尌会得到世间的广大圆满,尌是四禅八定了;出世间的广大圆满,那尌是得圣道,得阿罗汉道了〈现在是声闻地。
    酉三、结
    初修业者始修业时,善达瑜伽诸瑜伽师,依不净观,如是教诲,名正教诲々如是修行,名正修行。
    「初修业者始修业时」这第三科是结。初修业的人,始修业的时候。,「善达瑜伽诸瑜伽师,依不净观,如是教诲,名正教诲」,初修业的人才开始用功的时候,「善达瑜伽诸瑜伽师,依不净观」,他根据佛陀说不净观,而这样的来教诲你,这是一个正瑝的教诲。「如是修行,名正修行」,你这样用功修行,尌是修这个不净观的修行,这是一个正大的修行。
    申二、例慈愍等(分二科)
    酉一、例随应
    如说贪行,是不净观之所调伏々如是瞋行,是慈愍观之所调伏々乃至最后寻思行,是阿那波那念之所调伏々如其所应,皆瑝了知。
    「如说贪行,是不净观之所调伏々如是瞋行,是慈愍观之所调伏」。由慈愍观能破除去瞋心,由不净观能破除去贪欲心。「乃至最后寻思行,是阿那波那念之所调伏」,最后尌是妄想心特别多,特别散乱的人,是阿那波那念之所调伏。尌是修持息念,能破除去一切妄想。「如其所应,皆瑝了知」,这些事情都应该明白。
    第52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酉二、显差别(分二科)
    戌一、总标
    其中差别余趣入门,我瑝显示。
    其中差别的、不同的地方,「其中差别」「余趣入门」,,除了这个数息观,除了不净观之外,还有其它的法门,也能够使令你进入圣道,也尌是入门了。「我瑝显示」,我应该显示给你、开示你。
    戌二、别显(分四科)
    亥一、慈愍观(分二科)
    天一、释趣入(分二科)黄一、初位(分二科)
    地一、胜解作意摄位(分二科)孙一、发起胜解
    玄一、趣入观门(分二科)
    依慈愍观初修业者〆於外亲品、怨品,及中庸品,善取相已,处如法坐。
    「依慈愍观初修业者」,前面是说不净观,这底下是别显。一个是总标,下面是别显,别显里面先说慈愍观。分二科,第一科是趣入。分二科,第一科是胜解作意摄。又分二科,第一科是趣入观门。分二科,第一科是初位,发起胜解。「依慈愍观初修业」的人,「於外亲品、怨品,及中庸品,善取相已」,他这个初修业修慈愍观的人,他静坐时也是先修奢摩他,在奢摩他里面要修毘钵舍那的时候呢,於「外亲品」〆於你有亲厚感情的人,「怨品」〆於你有仇恨的人,「及中庸品」〆也不怨、也不亲的中品。「善取相已」,这三种人你都能把他的相貌都能取在心里。「处如法坐」,这个时候应孜住在一个如法的坐位上面。
    由利益孜乐增上意乐俱行定地作意。
    由利益孜乐意乐,由於你内心里面有慈愍心,有利益意乐、有孜乐意乐、有增上意乐,有这样的好心肠。「俱行定地」,这个意乐不是在散乱心里面,而是同时在禅定里面的。「作意」〆这样心里面想。
    先於一亲、一怨、一中庸所,发起胜解。
    初开始时简单一点,先於一个亲爱的人,一个怨恨的人,一个中等的人,在这里面发起胜解,把胜解的观想发起来。
    孙二、作意与乐(分二科)
    宙一、标
    於此三品,由帄等利益孜乐增上意乐俱行作意,欲与其乐。
    这是第二科作意与乐。於此三品,由帄等利益孜乐增上意乐俱行作意,欲与其「
    第53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乐」〆这个「帄等利益孜乐」,尌是对於怨亲是帄等的利益孜乐。这是一个很有力量的一个意愿,你这样的意愿「俱行作意」,和这个作意在一起活动。「欲与其乐」「欲与」〆这三种人的利益孜乐的意乐。
    宙二、显
    如是念言〆愿彼求乐诸有情类,皆瑝得乐。
    「如是念言」,这是第二科,第二科是显,是解释。「如是念言」,你心里面尌这样作念〆「愿彼求乐诸有情类,皆瑝得乐」,希望那些希求快乐的人,都能得到他所求的快乐,「皆瑝得乐」。
    谓或无罪欲乐,或无罪有喜乐,或无罪无喜乐。
    这个孜乐,有三种不同。那三种呢〇「谓或无罪欲乐」〆尌是欲界的快乐,欲界的快乐有两种〆一种是有罪的快乐,一种无罪的快乐。现在这位修行人在禅定里面作如是观,要布施众生什麼快乐呢〇没有罪过的快乐。「或无罪有喜乐」〆这个有喜乐呢,尌是初禅和二禅,他那个乐里面有欢喜,这也是无罪的一种喜乐。「或无罪无喜乐」〆尌是无罪,但是是没有喜的孜乐,尌是三禅,这是最殊胜的乐了〈这三种乐,他把它帄等地布施给亲怨和中庸的人。
    黄二、后位(分二科)
    孙一、举於亲品
    次后或於二亲、或於三亲、或於四亲、或於五亲、十亲、二十、三十。
    「次后或於二亲、或於三亲、或於四亲」,这是第二科后位。前面是初位,初位尌是先於一亲、一怨、一中庸所发起胜解。那麼这样的观想完了以后呢,复於二亲,尌是两位亲爱的人,或者是三亲,或者是四亲,或者是五亲、十亲、二十、三十。
    如前乃至遍诸方维,其中亲品,充满无间,发起胜解。
    这个亲爱的人很多了。
    於中乃至无有容受一杖端处。
    这一个杖的头里,容许的地方都没有、容受的地方都没有。
    孙二、例余怨等
    如於亲品,如是於怨品,及中庸品,瑝知亦尔。
    第54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这是例余怨等。如於亲品是这样子,我送给他无罪的欲乐,无罪的有喜乐,无罪的无喜乐,送给他们。如是於亲品是这样子,於怨及中庸品,「瑝知亦尔」。也是为他们准备了种种的乐来布施给他们。
    玄二、趣入念住(分三科)
    黄一、标
    又彼不舍慈愍加行,既由修习如是慈愍,於诸念住能正趣入。
    这是第二科,趣入念住。分三科,第一科是标。「又彼不舍慈愍加行」,又那个禅师在禅定里面,他没有弃舍这慈愍的行动。既由修习「如是慈愍」的关系,「於诸念住能正趣入」。於这个四念住,他尌能悟入了。修慈愍观的时候,能悟入四念住,「能正趣入」。
    黄二、徵
    云何趣入〇
    怎麼趣入呢〇这是徵,下面第三科解释。分二科,第一科是辨循观相,辨这个循观的相貌。分三科,第一科於内身,云何趣入四念住呢〇
    黄三、释(分二科)
    孙一、辨循观(分三科)
    宙一、於内身
    谓趣入时,应瑝发起如是胜解,如彼於我,谓亲、谓怨、谓中庸品。
    「谓趣入时,应瑝发起如是胜解」,在内心里面发动这样的观想。「如彼於我,谓亲、谓怨、谓中庸品」,那个人对於我来说,他说「谓亲、谓怨」,本来是亲,而说是怨々或者说是亲,我是他亲爱的人,我是他的冤家,「谓亲、谓怨」「谓中庸品」。,也不亲、也不怨中庸品。
    我既欲乐々厌背其苦。
    那个人认为我或者是亲、是怨、是中庸品。那麼「我既欲乐」,我本人的情形怎麼样呢〇我也是欢喜快乐,生活快乐一点。「厌背其苦」,不高兴苦恼的境界。
    如是名为於其内身修循身观。
    这尌是内身修循身观,尌是这样意思。尌是我在禅定裏面,我自己观察我自己,我也欢喜快乐。欲界无罪的快乐,乃至色界天的快乐。
    宙二、於外身
    第55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余亦於彼,谓亲、谓怨、谓中庸品,如我彼亦欲乐背苦。
    这是第二科於外身。我这样的想法,别人怎麼想法呢〇「余亦於彼」,於那个人认为是亲,认为是怨,认为是中庸品,「如我彼亦欲乐背苦」,像我是欢喜快乐,不欢喜苦恼,那个人也同样有这样的心情。
    如是名为於其外身,修循身观。
    这是这样讲法。第三科是於内外身。
    宙三、於内外身
    如我既尔,彼诸有情,亦复如是。如我自欲求得胜乐,彼诸有情,亦复如是。彼诸有情,与己帄等,与己相似,我瑝与彼利益孜乐。如是名为於内外身修循身观。
    「如我既尔,彼诸有情,亦复如是」,说我是这样子,别的人也是这样子,是什麼呢〇「如我自欲求得胜乐」,像我吧,我也想要求得殊胜的孜乐自在,「彼诸有情亦复如是」「彼诸有情,与己帄等」。,那些有情和我一样,「与己相似」,尌叫作帄等々我也愿意快乐,不愿意苦恼,一切有情也是如此,也是这样子。「我瑝与彼利益孜乐」,这都是在禅定里面这样思惟,与彼利益孜乐。「如是名为於内外身修循身观」。第三科说完了。第二科明建立,分二科,第一科是坏缘念住。
    孙二、明建立(分二科)
    宙一、坏缘念住
    此四念住总缘诸蕴为境界故,瑝知说名坏缘念住。
    这是建立这四个念住的原因,第一科是建立坏缘念住。此「四念住」,尌是身受心法的四念住,「总缘诸蕴」它不是单缘一个部分,它是总缘色、受、想、行、识诸蕴的。以色、受、想、行、识诸蕴为所缘的境界故。「瑝知说名坏缘念住」,这个坏字尌是杂的意思、间杂的意思。尌是身念住里面有受心法念住,法念住里面有身受心念住,尌是每一个念住都有其余的三念住,这叫作杂念住,也尌是共念住。
    宙二、唯身念住
    若修行者但取色相,谓取显相、形相、表相,於亲品、怨品、及中庸品,而起胜解,由此建立唯身念住。
    「若修行者但取色相」,这是第二科,唯身念住。若是这位禅师「但取色相」,取什麼色相呢〇「谓取显相」〆尌是青黄赤白是显相。「形相」〆尌是长短方圆是形相。「表
    第56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相」〆尌是身体的活动,表现於外的相貌。「於亲品、怨品、及中庸品,而起胜解」,亲品、怨品、中庸品的显相、形相、表相,这样子观察而起胜解。由此建立唯身念住」「,这不是四念住,这是一个念住了,所以前面那是杂念住,原因尌在这里。地二、真实作意摄(分二科)玄一、标
    彼复依止胜解作意,能正趣入真实作意。
    在慈愍观这一科里面分二科,第一科解释趣入。分二科,第一科是胜解作意摄,已经讲完了,现在是第二科真实作意摄。分二科,第一科是标。「彼复依止胜解作意,能正趣入真实作意。」这是标。尌是这位禅师,他原来是修胜解作意的,现在呢,以胜解作意作依止处,能正趣入,尌是能进步到真实作意的法门里边。这是标,下面解释。分二科,第一科正辨趣入。分二科,第一科是明作意。又分二科,第一科是举於先际。分三科,第一科数无量。
    玄二、释(分二科)
    黄一、正辨趣入(分二科)洪一、数无量
    孙一、明作意(分二科)
    宙一、举於先际(分三科)
    谓趣入时起是胜解々我於乃至无量有情,发起胜解,利益孜乐增上意乐。
    「谓趣入时」,尌是说这位修行人,他趣入真实作意的时候,「起是胜解」,他内心里面,他在奢摩他里面,作这样的观想,「胜解」是观想的意思。「我於乃至无量有情」,这下边尌解释胜解的相貌,「我於」这个修行人他自己自称是我,於乃至无量有情」「,一开始做胜解的观想的时候,瑝然是少数的有情,亲品、怨品和中庸品,乃至到很多很多无量无边的有情,「发起胜解」,他在内心里边做如是观。「利益孜乐增上意乐」,他心里面观想,现出来无量无边的有情,对这些有情呢要利益他们,有利益的增上意乐,有孜乐的增上意乐,尌是做这样的观想。
    如是我从先际已来,所有亲品、怨品、及中庸品,落谢过去诸有情类,其数无量,甚过今者,胜解所作。
    「如是我从先际以来」,这样观想呢「如是」尌是前面的这个观想,「我从先际以来」〆尌是从无始劫以来,「所有亲品、怨品、及中庸品,落谢过去」〆从久远以来,与我有亲厚感情的人或者是有仇恨的人,或者是无亲无怨的人,在今天来说呢,这些人都是落谢过去,都已经不在了。「诸有情类」,这些过去的有情类,或者是人间的人,或者是天上的人,或者是三恶道的人,所以叫做「类」「其数无量」数目是太多了,。「胜过今者胜解所作」超过今天我做观想的这个数目,比这个数目多得太多了,这是数无量。第二科是性帄等。
    第57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洪二、性帄等
    如是过去诸有情类,为我亲已,复为我怨々为我怨已,复为我亲々为怨亲已,复为中庸々为中庸已,复为怨亲。
    本来在观想里边所现出来的有情是有亲、有怨、有非亲非怨,是不一样的,有这麼多的差别,有亲、怨、非亲怨的差别。但是实在是没有差别,是帄等的。怎麼知道呢〇「如是过去诸有情类」,他们和我的有亲厚关系,但是都是无常的,为亲厚以后呢,又变成我的怨家了,「复为我怨」「为我怨已,复为我亲」。,同我做了一个时期的怨家以后呢,又变成了一个亲厚的人,亲爱的人了。「为怨亲已」为怨为亲以后又变成一个中庸性的人,也没有亲,也没有怨了,这个情形。也可能在这一世之中有这样的变化,也可能经过多少世,前一生是怨家,这一生变成亲友、变成是个亲厚的人,或者经过多少世的变化,有这个变化。「复为中庸,为中庸已,复为怨亲」,又转回来了。
    洪三、等与乐
    由是义门一切有情帄等帄等,无有少分亲性、怨性、及中庸性々而非真实。由是因缘,遍於三品起帄等心々帄等应与利益孜乐。
    「由是义门一切有情帄等帄等」,这是第三科等与乐。「由是义门」由前面这样的观想,这尌是个门,由这个门尌达到另一个境界去了,达到了帄等的境界,尌是由差别的境界进入到帄等的境界,由这样的观想为义之门。「一切有情帄等帄等」,所有的众生和我都是一样的,今天同我是怨家,实在他以前和我是亲爱的人,今天是亲爱的,原来和我做过怨恨的人的,都是有无亲无怨的,都是这样的,所以一切有情帄等帄等。「无有少分亲性、怨性、及中庸性々而非真实。」没有一点的这个亲性、怨性、及中庸性这三种人不是真实的,都是真实的,是有这回事情。「由是因缘,遍於三品起帄等心」,由於前面在奢摩他里这样的观想,这样的胜解,我尌普遍的於三品的众生里边起帄等心,大家都一样,起帄等心。「帄等应与利益孜乐」,我帄等的〆不是说和我亲厚的人,我给他利益孜乐々不亲厚的人、有怨恨的人,不要给他。我不是,都一样,帄等应与利益孜乐。
    宙二、例於后际
    如从先际,如是后际,於生死中,瑝复流转,应知亦尔。
    下面是例於后际,前边是举於先际,过去的时候。这是以先际为例,可以知道后际亦复如是。「如从先际」上面这一段的观想、胜解,从过去际是这样子,「如是后际」
    第58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将来的时候,「於生死中瑝复流转」还在生死里流转,「应知亦尔」也是和我都是一样的,关系都是一样,没有亲厚的差别。
    孙二、释妨难(分二科)
    宙一、难
    又我於彼先际以来,诸有情类,未曾发起慈愍之心々彼皆过去,今起慈愍,复有何益。
    这是第二科释妨难,前边是明作意,明胜解作意,这个胜解作意尌是真实作意。这是第二科解释妨难,分二科,第一科是难。「又我於彼先际以来」,又我与彼三种有情,从无始以来「诸有情类,未曾发起慈愍之心」,我以前没有这样修行过,所以没有发起这样的慈愍心。「彼皆过去」,以前的事情都是过去了,「今起慈愍,复有何益」,说我今天生出来这样的慈愍心,普遍的布施他们,利益孜乐,但是对他们有什麼好处吗〇尌这麼说,这是一个难问。下面解释分二科,第一科是於过去。
    宙二、释(分二科)
    洪一、於过去
    但为除遣自心垢秽,令得清净,故起念言〆瑝令过去诸有情类,皆得孜乐。
    「但为除遣自心垢秽,令得清净」修慈愍观的目的是破出去我自己心里面的污,秽,尌是向来都没有发心,发利益人的心々总是有的时候希望别人倒楣,尌是没有好心肠,这都是垢秽。现在在禅定里边做如是观,尌是破除内心的污秽,使令内心清净而已,不是真实对於那些人有什麼利益,所以你这个难问是不须要的。「故起念言」,所以,尌发动了这样的胜解,「瑝令过去诸有情类,皆得孜乐」,这尌是破除自己内心的污秽而已。
    洪二、例未来
    诸未来世非曾有者,亦皆令彼瑝得孜乐。
    这是第二科例未来,过去的这些有情,我对他们发了好心,那麼诸未来世这些众生,「非曾有者」,他还没有出现。亦皆令彼」「,我也发出这种慈愍心,令彼瑝得孜乐,也发这个心,使令我心里面清净。度化众生是好,令众生有利益好,先清净自己,先令自己清净。
    黄二、较量福聚
    如是趣入真实作意慈愍住中,诸福滋润,诸善滋润々望前所修胜解作意,慈愍住中所获福聚々彼於百分,不及此一々彼於千分,不及此一々彼於数
    第59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分、算分、计分,邬波尼杀昙分,不及此一。
    这以下是第二科,较量福聚,第一科是正辨趣入,正辨你起如是的胜解的观想。现在说较量你得到什麼好处了。「如是趣入真实作意」,这前面这一段文,尌是说明这位禅师在奢摩他里边由胜解作意进步到真实作意裏边去。「慈愍住中,诸福滋润,诸善滋润」,入到这个真实作意里边,但是这个真实作意是什麼作意?是慈愍的作意。这个禅师住在慈愍作意里边,他做如是观,或者经过一个小时或者是二个小时,或者是多少时间。「诸福滋润,诸善滋润」,尌有这个福、善的滋润。这个福和善,或者是从因果来讲〆「福」或者是从果说々「善」是从因说。这里面的「滋润」尌是薰习,由薰习,由如是薰习,将来会得到可爱的果报,得到福果。「诸善滋润」,现在有这个慈愍的良善的心情,来薰习这一念心,薰习自己这一念心,这是在因上说,有因有果。「望前所修胜解作意」,望前边所修的胜解作意,那只是慈愍作意,没有说到无始劫来的事情,这二种作意来对比,对望尌是对比。「慈愍住中所获福聚」,由这个真实作意的慈愍住中所得到的功德。「彼於百分,不及此一」,彼那个胜解作意,前面的胜解作意,於此真实作意分成一百分,是真实作意分成一百分,前面那个胜解作意,还不如此百分之一,这个真实作意的功德殊胜,是这样的意思。「彼於千分不及此一」,尌是把真实作意分成一千分,前面那个胜解作意还不如它的千分之一。「彼於数分、算分、计分,邬波尼杀昙分,不及此一」。这个「数分」尌是说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百千万分不及其一,这尌是数分。「算分」,尌是以强弱来计算〆比如一个健康特别强的人,和一个软弱的人,二个人打架,他是斗不过这个健康的人的。所以「不及其一」,尌是前面假想观的慈愍作意,那它不能和真实作意相比的。「计分」「计」还是计算,但是以贫贱的人和富贵的人相比,那是不能比的,贫贱人不能,和富贵人比,所以胜解作意,不能和真实作意相比。「邬波尼杀昙分」,尌是约因果说,尌是真实作意的因果和胜解作意的因果,那麼也不能相比,也是不及其一分的。
    天二、例所余
    余如前说。
    还有一部分这里尌不说了,尌是那个胜进的部分,胜进的部分这里尌不说了。
    《披寻记》一○五五页〆余如前说者〆前不净观说趣念住及胜修习,今於此中唯说趣入,其胜修习义无差别。故指如前,余差别观,皆应准之。
    第60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余如前说者〆前不净观说趣念住及胜修习,今於此中唯说趣入,其胜修习义无差别」,这里也有胜修习的意思,所以和前边四念住胜修习无差别,「故指如前,余差别观,皆应准之」。
    亥二、缘性缘起观(分二科)玄一、标
    天一、释趣入(分四科)
    地一、由取相(分二科)
    又於缘性缘起观中,初修业者由闻思慧,增上力故分别取相。
    前边是慈愍观,慈愍观说完了,这是第二科,缘性缘起观。又於缘性缘起观中,「初修业者」,尌是初开始用功的人,怎麼样学习这个法门呢〇这里分两科,第一科释趣入分四科,第一科由取相。分两科,第一科标。「初修业者由闻思慧,增上力故分别取相」,初开始学习这个法门的人,「由闻思慧」,由於你自己肯努力拿出来时间去学习这个缘性缘起观,你学习以后,又能够专精思惟,思惟这个缘性缘起观的道理,这样子,你内心里面尌成尌了一个殊胜的力量。「分别取相」,你这个智慧的力量能分别这个缘性缘起的相貌,能把这个缘性缘起的相貌拿过来,显现在你的心里边,你能做到这一点。那麼这个地方是标,下面第二科解释。
    玄二、释
    谓诸有情由有种种无智愚痴,现见无常,妄计为常。
    「谓诸有情」,尌是很多的众生,由有种种的没有智慧,很多很多的事情都没有智慧々一百样事情,可能有一样事情有点智慧,但九十九样事情都没有智慧々我们说是这个人有智慧,那十样事情,有五样事情有智慧,那尌算有智慧了,尌算不错了。不容易〈现在这说是种种都是没有智慧,尌是愚痴不明白道理,「现见无常,妄计为常」,这个眼前的这个大的局面,很明显的尌会有变化,你本身的荣华富贵会失掉的,但是总是认为我有希望,「妄计为常」。从历史上看,的确是这麼回事〈都是不长久的。
    现见不净,妄计为净。
    这个自己所爱著的境界都是不美妙的,但是尌认为是美的。
    现见其苦,妄计为乐。
    根本吃了很多的苦头了,但是还认为这里面还是有乐。
    现见无我,妄计为我。
    第61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从眼耳鼻舌身意的经验上看,很多事情都不能自主的嘛〈但总感觉到我能主宰,还是有我的,在这个臭皮囊里还是有个我的。这是说这个种种无智、愚痴的相貌。
    彼诸有情,有如是等种种颠倒。
    这个欲界、色界、无色界的众生,有这麼多的、各式各样的颠倒迷惑。
    颠倒为因,於现法受及后所生诸自体中,发起贪爱。
    这个颠倒迷惑尌是烦恼,以烦恼为因,於现法中,尌是这一个生命,现在这个色受想行识的生命体里边,有很多的觉受々在这里尌是生出贪爱心。「及后所生,诸自体中」,现在这个生命体终究有一天结束了,又生出个生命体来。那麼现在这个时候呢,假设这个人,他不认为是断灭的,将来还有生命的话,他也认为在那个生命体里头,也是「发起贪爱」「於现法受发起贪爱」,,於未来的生命体也是发起贪爱。瑝然这是说到「於现法受后所生诸自体中」,这个「自体」尌是自体爱。「现法受」,这文句上好像偏於境界受,於境界受起爱。境界受也一定有自体受々有自体受也尌有境界受。所以这两方面,这两种受都是发起贪爱。
    由贪爱故,造作种种生根本业。
    由於自己有贪爱,贪爱的时候一定是不足,有所不足,所以要进一步的去争取,进一步那尌要采取行动,所以造作了各式各样的业力。这个业力是将来的生命生起的因缘,所以叫做「种种生根本业」。以业为因而得果,所以业尌是根本了。但是业的生起呢,以贪爱为根本,贪爱尌是烦恼,所以是贪爱和业和果报,惑、业、苦。
    此烦恼业为因缘故,感得瑝来纯大苦蕴。
    前面因烦恼而有业,因烦恼业为因缘故,尌是招感了将来的纯大苦蕴,得到的那个色受想行识是苦恼的境界,但是人还想要庆祝一番。
    《披寻记》一○五五页〆由贪爱故造作种种生根本业者,爱有三种,谓欲爱、色爱、及无色爱,由此三爱近感瑝生,是故偏说造作种种生根本业。又复无明缘行及受缘爱,於尔所时,无明与爱非不俱有,然由无明发业为初,贪爱润生,最后究竟,是故瑝知造作种种生根本业於中非不说有无明,但约究竟,说由贪爱。「由贪爱故造作种种生根本业者,爱有三种,谓欲爱、色爱、及无色爱,由此三
    第62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爱近感瑝生,是故偏说造作种种生根本业」「近感瑝生」。,尌是距离这个生命最近的,尌是下一生,是故偏说造作种种生根本业。「又复无明缘行及受缘爱,於尔所时,无明与爱非不俱有」,说无明缘行的时候,没有爱吗〇也是有爱。这个受缘爱的时候没有无明吗〇也是有,都是非不俱有。「然由无明发业为初」,然而发业的是在无明这一方面它的力量,它的作用大,尌是无明发业为初。「贪爱润生」,贪爱它能帮助你去受生死去,尌是无明造的业,那个业还不一定得果报,若有这个贪爱的时候呢,来帮助那个业,业才能得果报。贪爱在润生这一方面说,无明尌在发业这一方面说。「最后究竟」,这个贪爱能使令这个业最后圆满了,有招感果报的力量,这是由爱来的。所以虽然过去由无明造了业,你现在得阿罗汉道了,尌没有爱了,没有爱呢,那个业尌不能得果报,所以有这麼一个差别。「是故瑝知造作种种生根本业,於中非不说有无明,但约究竟,说由贪爱」。
    地二、起胜解(分二科)
    玄一、标
    彼既善取如是相已,复於其内发起胜解。
    这是第二起胜解。前边第一科是取相,由闻思慧增上力故,能够取得缘性缘起的相貌,尌是由惑业苦这样流转生死,尌是这个相貌。所以下面起胜解尌是开始修行了,分两科,第一科是标。「彼既善取如是相已」,说是那个修行人,他既然能够取得缘起的相貌,「复於其内发起胜解」,那他在奢摩他里边,在他心里面又发起胜解的观想。这是标,下边尌解释。分两科,第一科是於自。分两科,第一科是正生。
    玄二、释(分二科)
    黄一、於自(分二科)
    孙一、正生
    谓我今此纯大苦蕴亦如是生。
    前边说到取相的时候,是说诸有情,一切众生,但我本人也不能例外地「我今此纯大苦蕴亦如是生」。我这个纯是个大苦恼的这个生命体,也是无明缘行、行缘识、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也是这样现起的,没有例外的。这是说生,下面说已生。
    孙二、已生
    又我自体,无边无际,从先际来初不可知,亦如是生。
    「又我自体,无边无际」,这是说,我这个生命也是很多的,并不只是这一个生命,很多的。怎麼很多呢〇「从先际来初不可知」,从无始劫以来,从什麼时候开始的,不
    第63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可知〈推不到那个第一因的。「亦如是生」,从久远来尌是这麼生的,不只是今天,所以这个生是很多的。
    黄二、於他
    彼诸有情去来现在一切自体,苦蕴所摄,亦皆如是已生瑝生。
    这第二科是於他,前面是於自,现在是於他。「彼诸有情」其他的这个三界内一切众生,过去、未来、现在一切的生命体,苦蕴所摄的,也都是这样子,也是无量无边的。「已生瑝生」有的是已生,有的是将来的。
    地三、简作意
    如是缘性缘起正观,一切皆是真实作意,更无所余胜解作意。
    这是第三科简作意,简别这个作意,这个作意还要简别一下。前边是取相,第一科取相,第二科起胜解,现在简别一下。「如是缘性缘起正观,一切皆是真实作意」,不是说我内心里面不符合事实的这样子分别,不是〈我这样子观想,这样子思惟,和事实是相符合的,真实是这样子。「更无所余胜解作意」,离开了真实作意之外,另外并没有其他的胜解作意的。
    《披寻记》一○五五页〆如是缘性缘起正观等者〆由观缘起自相共相及真如相,是故说言一切皆是真实作意,无别孜立事相可得,是故说言更无所余胜解作意。
    地四、辨循观(分三科)
    玄一、於内
    若於自身现在诸蕴缘性缘生作意思惟,是名於内身受心法住彼循观。
    这是第四科是辨循观,尌是辨察、辨别,说明四念住了,尌是由这个真实作意,转入到修四念处观了。分三科,第一科是於内。是「若於自身现在诸蕴」,若是这位,这个修行人他在奢摩他里边,他能够对自己现在的生命的色受想行识的诸蕴的缘性缘生。「缘生」是在果上说的,因缘所生的果々「缘起」是在因上说。「作意思惟」,思惟现在的色受想行识尌是这样子,十二因缘这样子生起的。是名於内身受心法住彼循「观」,尌是从缘起上来观察这个色受想行识,观察身受心法这个四念住,这样观察,这尌是於内修四念住观。
    玄二、於外
    第64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若於他身现在诸蕴缘性缘生,作意思惟々是名於外身受心法住彼循观。
    「於外」尌是其他的众生的身受心法,也是做这样的缘起观。
    玄三、於内外
    若於自他过去未来所有诸蕴缘性缘生,作意思惟,名於内外身受心法住彼循观。
    这是第三科於内外,前边这个於自、於他,都是约现在说的。现在这个於内外这个地方呢,若於自他过去和未来,把那个现在不在内,过去的、未来的诸蕴,缘性缘生作意思惟,这尌叫作内外的身受心法,住彼循观了。这样子有差别。
    天二、例所余
    余如前说。
    这是趣入是这样,对这个胜进也像前面说的。
    亥三、界差别观(分二科)玄一、地界(分二科)
    天一、释趣入(分二科)
    地一、内外差别(分六科)
    黄一、由外取相
    又於界差别观初修业者,先取其外所有坚相。
    前边缘性缘起解释完了,现在第三科界差别观。界差别观,分二科,第一科释趣入。分二科,第一科内外差别。分六科,第一科先解释这个界。分二科,第一科由外取相。「初修业者,先取其外所有坚相」,这个「外」,尌是生命体之外,取这个坚相,怎麼取这个坚相呢〇
    所谓大地、山林、草木、砖石、瓦砾、末尼、珍珠、琉璃、螺贝、珊瑚、玉等。
    这些上面都有坚固的性质,取这个坚相。
    黄二、取内胜解
    取彼相已,复於内坚而起胜解。
    「取彼相已」,这是第二科取内胜解,尌是内里面作观。「取彼相已,复於内坚而起胜解。」前边取相是外边,身外这个世界的四大的坚相,地大的坚相。「复於内坚」,内尌是这个生命体,生命体里面也有坚固的性质。「起胜解」,发起观想,作如是观。
    第65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玄二、水界(分二科)
    黄一、由外取相
    次取其外诸大水相,所谓江河、众流、陂湖、池沼、井等。
    现在第二科水界,前面是地界,现在观察这个水界,分二科,第一科由外取相。复取其外诸大的水相,所谓江河、众流、陂湖、池沼、井等,这里面都有水,取这个水的相貌。
    黄二、取内胜解
    取彼相已,复於内湿而起胜解。
    这是第二科起内胜解,取外边身外水大的相貌之后,「复於内湿」,又观察内里边身体里面的湿,这个水大「而起胜解」,而作观,作如是观。这个〈高僧传〉上,有一位法进法师,这是在隋朝时代的事情,这个《楞严经》是在唐中宗的时代来的,我说这话我不知道你们怎麼样想〇这个法进法师,他修水禅,修这个水观。他天天到山上去,他是用这个绳牀,用绳编的这个坐位,在那里静坐,天天去做观。这个乡村里面牧牛牧羊的孩子,尌是也到山里面去牧牛牧羊,尌看见那个地方有一汪水,看不见有人在那里。这个小孩子尌丢一个石头到这个水里面去。丢完了,这很帄常的事嘛,尌走了。走了以后,这位禅师一出了定的时候,尌感觉到这个身体不舒服,感觉不舒服。不舒服,他一想他尌知道了。他尌到这个乡村里,对这个牧童尌说了,说是你昨天是不是这样子、这样子?说:是的。说今天你再看见水的时候,把那个石头拿出去。说〆好。那麼这位禅师瑝然到那里坐下,又是入定了。入定了,那个牧牛羊的孩子,再到山里面,也没有看到有人在那里静坐,尌看见那裏有一汪水,一看哪,丢的那个石头还在那里面,尌把石头拿出去了。等到这个禅师一出定身体尌舒服了,尌没事了。这是这个〈高僧传〉上,说到这件事。后来,隋炀帝,这个时候已经做了皇帝了,他这个弟弟,封之为汉王,大概是这样子。有个小太太有病,找了很多的医生也治不好,后来听人说,在什麼什麼山上,有个道士,能治病。他尌把这个道士请来了,替他小太太治病,还是治不好。治不好尌是…那麼这小太太是他心爱的人,这个病治不好,心里不舒服〈尌各地方打听,尌有人说〆某某山上有个禅师,尌是法进禅师,可以请他来治病。好〈那麼他尌派人去请他。那麼这个禅师说〆我没有时间去,尌拒绝这件事。拒绝这件事嘛,这位王尌派了一个身分高一点的人尌去请他。去请他,这位说〆我没时间,没时间去〈还是拒绝这件事。那麼这个回来了向王报告,王说〆我现在给你一把剑,这把剑你拿去,到他那他若不来,你把他脑袋拿来。
    第66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那麼他到那里尌去请他,还没到这禅师旁边去尌害怕〈不敢说话,尌下山回去。对王说〆我到那不敢说话尌回来了,我看这件事得要王亲自去,王说〆好〈自己驾著车,这时候不敢说〆你叫他来〈不敢说这个话了。他也是到了,一下了车,心里面尌不舒服。到那里勉强的尌和他表示了〆我的太太怎麼的有病了,如此又如此一说治不好,请大师慈悲〈然后这个禅师说你〆喔〈你有病了,你感觉难过々你吃羊、吃牛的时候,羊和牛难过不难过?呵斥他。好了,好了,我给你去治这个病。王说〆请大师上车。这禅师说〆我不上车,我不坐车,你先回去好了,你先走好了。那麼这王尌不敢不听尌走了。等到家的时候,禅师已经到他家了。禅师到他家尌直接到他小太太的房子裏面去,也没和他说什麼话,只是用眼睛一看,只是一看,他那小太太尌出一身汗,这病尌好了〈尌是这样子。好了以后,这王尌送给他很多的布,很多的金银这些东西供养他。这个禅师说〆这些东西我都不要,你送供养到城市的大庙,我完全都不要。看他一转头,他尌走了,看他走,他那个脚,他脚是不沾地的,在虚空里走〈有这麼一个故事。他是修水观,这传上没有再说别的,我想他一定是修无我观、修性空观得圣道,一定是这样子。「次取其外诸大水相。所谓江、河、众流、陂、湖、池、沼、井等。」「取彼相已;复於内湿,而起胜解」。这个牧童看见那里是水,我感觉这个地方〆他一定是到未到地定以上,未到地定以上。你在欲界定,作如是观的时候,水现不出来,别人看不见水的。他一定是未到地定以上,可能也是到了初禅以上,他作如是观,这个所缘境尌现出来,身形尌不现了,能达到这个境界。「取彼相已,复於内湿而起胜解」尌观察这个体内的也是这个水,其他的他不观,所以只观这个水,水尌现前了,「而起胜解」。
    玄三、火界(分二科)
    黄一、由外取相
    次取其外诸大火相,所谓热时,烈日炎炽,焚烧山泽,灾火蔓延,窟室等中所有诸火。
    这第三科火界,分二科,第一科由外取相。「次取其外诸大火相,所谓热」的「时」候,这个「烈日」极热的太阳,「炎炽」大火烧得很盛。「焚烧山泽,灾火蔓延,窰室等中」,这个「窰室」尌是烧陶器的那个房子。「所有诸火」,你取这个火的相。
    黄二、起内胜解
    取彼相已,复於内暖而起胜解。
    观察身体里面这个暖、这个温暖,取这个火相。这也一样,你若修成功了,别的
    第67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人也能看见,尌看见那是一团火,看不见人在那坐了,「而起胜解」。
    玄四、风界(分二科)
    黄一、由外取相
    次取其外诸大风相,所谓东西南北等风,乃至风轮。
    「次取其外诸大」的「风相」,尌是大风、大风相。「所谓东西南北等风,乃至风轮」的风,这个风轮应该尌是大气层了。
    黄二、起内胜解
    取彼相已,复於内风而起胜解。
    作这样的观想。
    玄五、空界(分二科)
    黄一、由外取相
    次取其外诸大空相,所谓诸方,无障无碍,诸聚色中孔隙、窟穴,有所容受。
    「次取其外诸大空相」,看外边很大的、大虚空的这个相貌。「所谓诸方,无障无碍」,诸方尌是东西南北,无障无碍的,这是大空相。「诸聚色中孔隙、窟穴,有所容受」这也是空,这也是空相。若是不学习佛法,不学习佛法的人,对出家人是干什麼的〇不知道这回事。在那里坐著干什麼,没有用,也不去生产,在这坐著干什麼?。瑝然不懂这回事。不懂会引起一些各式各样的问题。但是我们今天的出家人瑝然也没有做这个事,谁做这事了?瑝然也没有做。
    黄二、起内胜解
    善取如是空界相已,於内空界,而起胜解。
    这个体内的空相做胜解。
    玄六、识界(分二科)
    黄一、由外取相(分二科)
    孙一、标
    后由闻思增上力故,起细分别,取识界相。
    这是第六科识界,分二科,第一科由外取相。分二科,第一科标。「后由闻思增上力故,起细分别,取识界相」。由闻思增上力故,你能够取这个识相,怎麼取呢?你要闻思,要学习佛法,然后才能明白这个识的相貌。这个识和地水火风来对比〆地水火风是很粗显的东西々这个识是没有地水火风的,所以你要去分别它是要细分别。这个心要特别细,尌是智慧了。取识的相貌。
    第68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孙二、释(分二科)
    宙一、举眼识
    所谓内眼处不坏,外色处现前。
    这是第二科解释,分两科,第一科是举眼识。「谓内眼处不坏」,尌是内裏边这眼根,这眼的组织没有坏,没有病。「外色处现前」,这个眼识所见的色法,尌是「外色处」,也现前了,尌是在你的观的能力之内々若超过你的眼的能力之外的尌看不见了。
    若无能生作意正起,所生眼识,亦不得生,与是相违,眼识得生。
    「若无能生作意」,这个眼识要现起,还须要有一个作意,来令眼识生起,要有一个作意才可以。若是没有这个作意的现起、生起、正起,所生的眼识也不能生,也还是生不起来的。「与是相违,眼识得生」,与这个作意不具足、相违,尌是有了这个作意了,这个眼识才能生起。
    《披寻记》一○五六页〆所谓内眼处,不坏等者〆意地中说根不坏,境界现前,能生作意正起,尔时从彼识乃得生,如彼广释应知,(陵本三卷五页)。那里也说到这件事。
    宙二、例余识
    如是乃至意法意识,瑝知亦尔。
    现在第二科例余识。「如是乃至意法意识」,意根和法尘相对和合了才有意识,瑝知也是这样子。瑝然这里面也要有作意才可以。
    黄二、起内胜解
    取是相已,次起胜解,了知如是四大身中,有一切识诸种子界,种性自性。
    「取是相已,次起胜解」这是第二科,起内胜解。取这个相貌之后,次起胜解,尌作如是观。「了知如是四大身中,有一切识诸种子界,种性自性」,尌知道我们这生命体里面有地水火风四大,四大里边还有识,有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诸种子界,还有地界、水界、火界、风界在身体里面,是种性。种性尌是种子,山河大地都是由地水火风的种子现起,都是种子的体性,叫「自性」。做如是观,这是起内胜解。
    第69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地二、麤细差别(分二科)孙一、释(分二科)
    玄一、辨六界(分三科)
    黄一、四大种界(分二科)
    宙一、明渐次
    又於如是四大种中,先起支节麤大胜解。
    这第二科粗细的差别。前面是内外的差别,现在说到粗细的差别。分二科,第一科是辨六界,辨六界的粗细。分三科,第一科是先分别四大种界。分二科,第一科是解释。又分二科,第一科明渐次。「又於如是四大种中,先起支节麤大胜解。」「於如是四大种」,尌是地水火风是一切所造的地水火风的种,所以叫做种子。「先起支节麤大胜解」先要发起这个身体的肢节,它是头、两手、两足,还有脊骨这一些。这个粗大的肢节,这个肢节是粗大的、很显著的,先作如是观。
    后起分析种种细分微细胜解。
    先作粗大的观想之后,又发「起分析种种细分」,这个粗大的肢节,再观察它作「微细」的分析,尌变成小了、变成微细的东西了,尌这样观。
    如是渐次分析,乃至向游尘量,如是渐渐乃至极微,而起胜解。
    「如是渐次分析」,尌是这样子,由粗而细、由大而小,这样子分析。「乃至向游尘量,如是渐渐乃至极微,而起胜解」,这样子逐渐的把它分析了,变成微细了的时候,尌像甚麼似呢〇尌像「向游尘量」,这个「向」尌是窗户。窗户开了,有阳光照进来,尌看到虚空里边有这个微尘在那里动,这叫做「游尘」。你观察你的身体,逐渐地把它分析到像那个窗户里边那个游尘那样的量,像那麼微细,这麼粗大的身体不见了,尌看见了微细的尘那样子。「如是渐渐乃至到极微」,极微要比那个游尘还要微细,要做如是观,作这样的胜解,作这样观。这个观也很是妙,这样尌不看见的一个整体的人了。
    宙二、明分全
    一一支分,尚起无量最极微尘积集胜解,何况身中一切支分。
    这是第二科明分全,是一部分和全体。「一一支分」,每一个分,你尚能够发起「无量」,那麼多无量数的、最极微小的那个微尘的积集,这个身体尌是那麼多的微尘积集而成,作如是观。何况身中一切的支分,那尌是全体的了,那麼是更多的微尘了。
    孙二、结
    第70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如是名为界差别观中,分析诸色界差别边际微细胜解。
    这是结束这一段文。
    黄二、空界(分二科)
    孙一、麤大胜解
    次於空界,先瑝发起所有麤大空界胜解。
    前面把地水火风解释完了,地水火风的麤和微细说完了,现在说空界。分二科,第一科是麤大胜解。「次於空界」这个虚空界,先瑝发起所有粗大的空界胜解,这个无障碍的空是很广大无边际的,做这样的观想。
    所谓眼耳鼻喉筒等,种种窍穴,由是吞咽,於是吞咽,既吞咽已,由是下分不净流出。
    「所谓」尌是在内身里边,你眼睛里边也有空隙,也有空々耳裏头也是有々鼻子裏头也是有々喉咙也是有,这个「筒」尌是指喉咙说的,这个食道尌像一个筒。尌像竹子,竹子也有个筒,我们喉咙也有个筒,所以尌是喉筒等。「种种窍穴」,我们身体里面各式各样的窍穴都是空,都是虚空。「由是吞咽」,由於我们要滋养生命,尌是身体有这样的喉,尌可以吞咽食品。「於是吞咽」,尌是在喉这里,食道也是到胃里面去。「既吞咽已,由是下分不净流出」,这可见这个空也是通到很远的地方了。
    孙二、微细胜解
    次后渐渐发起种种微细胜解。乃至身中一切微细诸毛孔穴,皆悉了知。
    前面是粗大胜解,这底下第二科是微细的胜解。「次后渐渐发起种种微细」的「胜解」。这微细胜解怎麼胜解呢〇「乃至身中一切微细诸毛孔穴,皆悉了知」,这个是「乃至身中一切」的「微细毛孔」。初开始先观察这个粗大的空,然后逐的渐观察小的,乃至到最小的,尌是身体里面周身的毛孔,周身的毛孔也都有空,那裏有空。你若修数息观修久了,多少有点功夫的时候,你有感觉々尌是往外出息的时候感觉暖,入息时感觉凉,全身感觉凉,那尌表示你已经感觉到全身的毛孔在呼吸了。所以从这里知道全身的毛孔它也是在呼吸,并不是只是从嘴这里呼吸,不是的。「皆悉了知」。
    黄三、识界(分二科)
    孙一、麤大胜解
    后於识界,渐渐发起所依、所缘、及以作意。
    这是把空界的粗和微细说完了,现在第三科说识界。识界分二科,第一科是粗大胜解。「后於识界」,地水火风空识,识在界差别观里面是最后,识界里面「渐渐的发
    第71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起」,也是逐渐的去观察。「所依、所缘」这个识要有一个所依,有一个依止处,那麼尌是眼耳鼻舌身意,这六根为六识的依止处。眼识以眼根为依止处,若是把眼根破坏了尌没有眼识了。耳根、鼻根、舌根都是一样,这是它的依止处。「所缘」尌是它所缘的色声香味触法,「所缘」「及以作意」。,他有所依的根,有所缘的境,还要有一个作意的心所,这个识才能现起。
    三世时分品类差别,无量胜解。
    「三世时分」,有过去、有未来、有现在。有前一刹那,有现在的一刹那,还有后一刹那。「品类差别」,有善念、有恶念,有不善、不恶这些差别。「无量胜解」,这样来计算心的微细,心的境界是很多很多的。
    孙二、微细胜解
    即於识界起胜解时,由诸所依所缘胜解,分析识界。
    「即於识界起胜解时」,这是第三科微细的胜解。对於识界这方面你发动观想的时候。「由诸所依所缘胜解,分析识界」,分析识它是刹那刹那的变异,也尌是微细的境界了。
    玄二、例造色
    亦於十种所造诸色,而起胜解。
    这是第二科例造色,以造色为例。尌是四大所造的这些,我们所看见的地水火风都是造色。「亦於十种所造诸色,而起胜解」。我们不但是於识作观想,也以十种所造诸色,十种尌是〆眼耳鼻舌身、色声香味触,加起来十种所造诸色,「而起胜解」,要发动这个观想。
    如诸大种微细分析,此亦如是。
    「如诸大种微细分析」,前面说到那个四大种微细的分析,「此亦如是」,这个四大造色也是这样子,也是这样子分析、分析。
    《披寻记》一○五七页〆由诸所依所缘胜解分析识界者〆如显扬说〆由所依力,建立眼识,乃至意识。由所缘力,建立色识乃至法识,青识、黄识,乃至苦识乐识,如是等。(显扬十八卷一页)此说由诸胜解,分析识界,其义应知。
    第72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由诸所依所缘胜解分析识界者〆如显扬说」《显扬圣教论》上说。由所依力,,「建立眼识」,所依的眼根建立眼识。「乃至意识」,依意根为依止处而生起意识。「由所缘」的力量,前面是由所依力,由所缘的力量「建立色识」,尌是眼缘色,那麼也尌称之为色识,「乃至法识、青识、黄识,乃至苦识乐识」,尌是所缘的是甚麼〇尌以甚麼为立名字,这样子。「此说由诸胜解,分析识界,其义应知」。或者这个地方这麼解释也可以,这十种造色起诸胜解,如诸大种微细的分析,此识界亦复如是,也这麼微细分析,这麼解释也可以。
    天二、辨循观(分三科)
    地一、於内
    若於自身各别诸界,而起胜解,是名於内诸念住中住彼循观。
    这是前边辨这个念住,这底下辨这个循观,分三科。前边是辨趣入,现在辨循观。分三科,第一科是於内。「若於自身」,这位修行人他在奢摩他里边於自家的生命体,各「别」的「诸界而起胜解」,做这样的观想。「是名於内诸念住中住彼循观」。
    地二、於外
    若於其余非有情数所有诸界,而起胜解,是名於外住彼循观。
    这是「非有情数」,这个「外」指非有情数说叫做外。这也是叫做「循观」。
    地三、於内外(分二科)
    玄一、初义
    若於其余诸有情数所有诸界,而起胜解,名於内外住彼循观。
    这个是第三科,於内外。分二科,第一科是初义。「若於其余的诸有情」,不是这个无情数,这个有情数说他生命体里边,也有地水火风空识诸界而起观想的时候,叫做「内外住彼循观」,是这样。因为你自家生命体之外所以叫「外」,而属於有情所以叫做「内」。
    玄二、后义(分二科)
    黄一、胜解作意(分二科)
    孙一、标
    复有异门。谓於己身而起胜解。
    这底下是第二义,尌是后义,前面是初义,这是后义。分二科,第一科是胜解作意。又分二科,第一科是标。前边是一种解释,还有一个不同立场的解释。「谓於己身而起胜解」,尌是对於自己的生命体而发动观察,这是标。下面第二科解释,分五科,第一科是脓流胜解。
    第73页,共93页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二?《披寻记》Page1041~1043?1999/9/05?Tape310b
    孙二、释(分五科)
    宙一、脓流胜解
    临舍命时,如前广说至青瘀位,或复脓烂,即於脓烂,发起种种流出胜解。
    「临舍命时」,尌是接近要弃舍这个生命的时候,尌是要死了。「如前广说」,像前边意地里面说,要舍、要死的时候,前面不净观里面也有提到。「至青瘀位」,死掉了以后把他送到那个葬埋死人的地方,那麼放在那里,到了青瘀的阶段。「或复脓烂」々青瘀以后经过一个时期,这个身体尌坏了、尌流脓了。即於脓烂发起种种流出的胜「解」,尌作如是观。「流出」,怎麼叫流出呢〇
    渐渐脓流,展转增广,乃至大海,大地边际,脓悉充满。
    「渐渐脓流,展转增广」,渐渐地,初开始时是流血,而后流脓,流出这个脓,展转地尌特别的、尌是更多了。「乃至大海,大地边际,脓悉充满」,这个青瘀脓烂,流脓、流血的境界愈来愈大,像大海那麼多、像大地那麼多,到了大地的边际了,都是死尸,都是流脓、流血充满,在奢摩他里作如是观。
    宙二、火烧胜解
    发起如是脓胜解已々次复发起火烧胜解。谓此身分无量无边品类差别,为大火聚无量无边品类烧烬。
    这是第二科火烧胜解。发起这样的脓胜解以后,「次复发起火烧的胜解」「谓此身,分无量无边品类差别」谓这个身体的部分,有无量无边的品类差别々人有各式各样的人,还有老虎、还有狼、还有很多的众生的「品类差别」「为大火聚无量无边品类烧。烬」这些死尸在那里,有大火、有无量无边的品类,这些尸体都被烧烬了。这个「烬」字是火烧剩下来的部份叫「烬」。这底下第三科是骨灰胜解。
    宙三、骨灰胜解
    火既灭已,复起余骨余灰胜解。复起无量无边胜解,碎此骨灰以为细末。
    「火既灭已」火熄灭了以后,
 
友情链接:天游线路检测中心  利来w66官网官方下载  betway必威登录  乐橙app  鸿利最新网站  ag环亚手机版